大文学 > 其它小说 > 文学入侵 > 第540章 第 96 章全文阅读

第540章 第 96 章

    亲, 你看到的是因为你没有全订而看到的防盗章噢

    “合作?混沌种?”

    哪吒蹙眉:“抱歉,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

    王勇道:“你听不懂我们说的话,没有关系。但是这番异变,你总是亲眼见到。”

    此时, 白鹿也跑了上来, 呦呦地鸣叫着, 用鹿角轻轻地蹭着张玉的手, 大眼睛紧张地望着紫焰熄灭,变作一座阴森青石城的陈塘。

    哪吒拍了拍不安的白鹿, 望向他们:“你们想做什么?”

    其中一个褐发的年轻人,便笑嘻嘻地晃了晃自己受伤的手臂,又指指耳朵里还残留着血迹的几个队员, 指指面色惨白的金发夷人小女孩:“我们也不想做什么。只是,三公子,你看我们一行人,老弱病残的。能不能让我们休息一会?”

    “我们都这样了, 三公子您既然能击毙恶龙,还怕我们个个带伤的, 打什么坏主意?”

    他们一行人看起来确实是十分狼狈。连张玉身上都是脏污一片, 衣衫不整。

    却感知不到恶意。

    哪吒沉默片刻,错开眼:“可以。跟我来。”他们的确应该休整一下。

    但出乎意料的是, 青天白日, 陈塘关前却一个百姓也没有,城门紧闭。

    哪吒凝眉敲击城门,却无论如何,都没有人响应。

    他记得门口是常年有守门的年迈士卒驻扎的。那守门人兢兢业业大半生,从来守时, 不应该犯这种错误。

    他的眉便越蹙越深,取下束发的乾坤圈,变大后,轻轻一晃。

    金环嗡鸣,声波扩散,穿透城墙。

    无形中,似乎青石墙颤抖片刻,有什么东西发出吃痛的闷哼。

    一个嗡嗡的声音,终于在城门后响起,声音近得似乎脸贴在门上一样:“谁?”

    哪吒顿了顿,答道:“是我。”

    那个声音嗡嗡道:“三公子不是说去海边吗?怎么这么早回来了?”

    “为何紧闭城门?”

    门后的声音解释:“刚刚有些怪模样的东西,总兵命我们锁城。”

    “连我也不能进?”哪吒声音平静。

    “我这就给您开门。”

    吱呀一声,厚重的城门徐徐开了,门后闪出一张脸。

    守门人蜡黄的脸在城门的阴影下:“三公子,您后面的是?”

    城门一开,一股腐臭味飘出。

    哪吒不动声色:“他们是我的朋友,我带他们回府。”

    王勇和褚星奇对视一眼,还残有战力的褚星奇悄无声息地退到了队伍最后。

    守门人咧开大嘴:“既然是三公子的朋友,请进——”

    他让开了一些。

    众人得已看到陈塘关内——街道如常。

    他们跟在哪吒身后进入。

    等最后一个褚星奇也踏入了城门的一刹,

    一个飘忽的年老声音,含着悲苦吗,似近似远:“小心,三公子!进了城,就不能出去了——”

    红绫飞袭,金环骤至,哪吒猛地转身。

    红绫扑了个空,乾坤圈没有击中,嗡嗡地停在空中。

    他们身后,没有了守门人,只有一张空荡荡、皱巴巴,年老蜡黄的人皮,眼睛处是两个黑漆漆的窟窿。皮子被黏在城门上。

    哪吒依稀辨认出,是守门人模样。

    怪不得,之前听他的声音,近得,像是贴在城门上。

    原来真的被贴在了城门上。

    过往的陈塘关行人,来来往往,却好像压根没有看见这张被粘在城门上的人皮一样。

    而城门,已经彻底粘在了一块,似乎再也打不开了。

    王勇看了一眼天上——陈塘关的天上,天空的云是凝固的。

    他摸了摸腰间的兔子玩偶,稍时,残有一点力量的兔子玩偶反馈给他:这里是个密闭的空间,没有办法打通次元通道。

    “警戒,这里有古怪。我的兔子洞打不开。”

    哪吒却走上前去,一把揭了那张人皮。

    张玉吓了一跳,王勇道:“三公子,最好不要擅动这里的一切东西。”

    哪吒一语不发,掌心冒出一团火焰,人皮霎时烧成了灰。

    他转过身:“他的魂魄,被禁锢在人皮里。”

    张玉看到他垂着眉,仍旧是粉面上没有什么神情。但是她却知道,他生气了。

    很生气。

    灰烬落地,被风扬起的一刹,街道上本来如常的行人齐刷刷地站住了。

    他们僵硬地把头一齐转向哪吒。

    ——无论是什么方向的人。

    有人的头颅甚至旋转了三百六十度。

    他们脖子上的脑袋一齐张开嘴,男女老少都露出一个一模一样的笑容:

    “三公子,您回来了。”

    “三公子,您回来了。”

    “三公子,您回来了。”

    “总兵说,要见您。”

    “要见您。”

    “要见您。”

    彭。

    “哪吒”被金光一照,感到手上刺痛,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一步,混天绫被弹开了。

    陶术紧紧拉住张玉的手,也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分开了。

    松开手的一刹,陶术的隐形失效,张玉暴露在空气里。

    “哪吒”眯起眼看向张玉抱着的连环画:“我当这个臭小子,怎么能把我一直压制在体内十五年。”

    他的眼睛,像某种食人的野兽的眼睛。

    王勇和褚星奇顾不得暴露,扑上来挡在她身前。

    “哦,原来还有同伙。”他笑了,“因为那臭小子,我十几年没有吃过血祭。今天正好开荤。”

    褚星奇和王勇盯着他,如临大敌。

    他们都有奇幻类文本的经历,从中得过好处,此刻,能够清晰地感受到眼前“哪吒”周身粘稠恶意的法力——如磅礴大海。

    被他们挡在身后的张玉忽然开口:“你,不是,哪吒。”

    “我当然是哪吒。”眼前有着哪吒外貌的生物,咧开嘴笑:“我才是奉命降世的哪吒。”

    他,或者说是它,盯着张玉,笑得越发畅快:“把你怀里的东西留下来,我可以留下你的魂魄不吃。”

    它闲庭信步似的,往前走了几步。

    噗。

    稍后几步的陈薇七窍流血,她的五官、肌肤,如水一样开始溶化。

    而王勇几人的画皮也开始撑不住了。

    “哦?画皮鬼?”它惊奇地咦了一声。

    王勇的身形如水溶化,变回了金发蓝眼、神色严峻的小女孩,她的眼也在法力压迫下,留下一行血泪,秀美可爱的脸上全是沉凝,喝道:“抓住他。”

    她话音刚落,“哪吒”便感到脚下的木板变软了,似乎有了生命一样蠕动起来,一股吸力在将它往木板里陷。

    它轻轻一蹬脚飞起,混天绫一拍,那木板就发出一声哀嚎,仿佛受伤的生物一般。

    它飞起的刹那,正要冷笑,屋子上方垂下的长长的帘幔,忽地,有了生命,拟作一条蟒蛇,层层勒住了它。

    而屋顶,也长出眼睛,以房梁为利齿,以柱子为手,向下嘶吼着张开了嘴。

    哪吒的整个屋子里的所有东西,都一霎时活了过来,开始和“哪吒”作对。

    趁“哪吒”被突发的情况缠住了片刻,王勇在队伍频道里低吼一声:“走!”

    褚星奇拂动拂尘,一手抓住张玉,一手抓住王勇,而王勇抓住陈薇,所有人串在一起,刹那沉入地中,消失无踪。

    下一刻,

    巨大的声响响彻总兵府。

    在下人们赶到的时候,府邸里,三公子住的独间,已经彻底被某种力量炸成了废墟。

    废墟之上,眉目阴沉的银甲少年浮在半空,看着自己的掌心:一道被飞溅的铜屑划出来的血痕。

    渗透出来的血液,是金色的。

    下人们战战兢兢地喊:“三公子,您没事吧?”

    一向虽然寡言少语,不理世俗,却待他们很温和的三公子,在半空低头看了他们一眼。

    那一眼,看得所有人通体发寒,腿脚一软。

    那不是人的眼睛。

    而更像......在祭祀人牲时,从天上俯瞰下来的...神明。

    一行人坐倒在陈塘关郊外的小树林里。

    褚星奇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我的妈呀,说爆炸就爆炸,这个哪吒真是了不得。”

    陈薇一直低头捂着脸。

    王勇被最后爆炸时候的冲击波带起的碎片击中,肩膀在流血,队里会医术的正在为他处理伤口。

    张玉坐在地上,抱着连环画,原本愣愣的。听到褚星奇的话,摇摇头,说:“他,不是,哪吒。”

    “他不是哪吒是谁?那混天绫,那乾坤圈,那小脸蛋,啧啧。”

    张玉说:“你笨!他不是、哪吒!”

    她有点生气了。

    褚星奇被这样一个据说是轻度弱智的小姑娘骂了笨,哭笑不得,正要说话,斜地里伸出一只雪白的小手,阻止了褚星奇说下去。

    王勇处理好了伤口,蹲在她面前,蓝色的大眼睛认真地看着她,像问一个大人一样问她:“为什么说,他不是哪吒?”

    张玉眨了眨眼,她亲眼看到一个高大的大哥哥,眨眼变成了这样一个还没有她高的小妹妹,因此原先被抢走连环画的敌意也低了不少,更多的是好奇。

    她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拉了拉小妹妹金色的头发,似乎要确认真假。

    她手下没个轻重,“小妹妹”被硬生生拉掉了好几根头发,却只是皱了皱雪白的小脸,一脸严肃地望着她:“拉够了?回答我的问题。”

    张玉收回手,想了想,指了指画册,说:“这里,才是,哪吒。它,不是,我的哪吒。”

    她比了比:“它,可怕,长着很长的牙,青色的脸,眼睛红的。你们,看不到吗?”

    她有些难过地说:“哪吒,会对我笑。他,跟老师,一样好。它,坏。”

    在她心里,形容一个除父母外的人顶顶好,那一定只能是和启智的老师一样好了。

    王勇跟褚星奇对视一眼。

    陶术之前也受了伤,此刻,伤好了一些,佐证了张玉说的话:“之前,小姑娘怀里的书放出金光的时候,尽管只有很短的一刻,但是,我确实也借着光,看到了。哪吒身上叠着两个影子。其中一个长得奇形怪状的。”

    王勇让褚星奇重新打开镜花水月,向外界通讯:“郝主任在吗?”

    “怎么了?”郝主任迅速地接上。

    “你问一问赵宇宙,他笔下的哪吒到底长什么样子。”

    王勇将之前的事情,以及张玉的说法合盘托出:“我也有怀疑。虽然,我们和哪吒接触不多,但从几次见面来看,情况确实不对劲。” ,百合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