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飨食人间香火,我这竟是阴间 > 第二百一十八章 折寿救母全文阅读

第二百一十八章 折寿救母

山青水碧,日暖风轻。

……

朝歌山脚下,山涧溪水旁,莫川三人以一块巨石为桌,奉上各自所带酒水,品酒之余,欣赏溪边一支孤零零的鸢尾。

没错,这就是魈兄所言的赏花妙处。

行至此地时,东玉河神还挖苦一番,不想魈兄却自有一番独到见解。

说什么,谁怜越女颜如玉,贫贱江头自浣纱。以人比花,此鸢尾亦如越女,生得娇艳,却不得富贵,落了个孤芳自赏。

一番巧言,听得莫川频频点头。

不得不说,这魈兄看着五大三粗,说话却十分风趣,这与其说是使了浑身解数,不如说肚中墨水本就不少。

在闲聊中,莫川对此妖也逐渐了解起来。

这魈兄,乃是一头山魈所化,居于化合山。

据他说,他本是一群山魈首领,形同野兽。

一日,有道人进山采药,凑巧遇到一群山魈,遂施展大神通,将其全部抓走,一番训练之后,又放回山中,代为采药。

魈兄在此过程中,误食数味草药,竟萌生灵智,成了精。

那道人见它成精颇为欢喜,留在身边,悉心教导,指挥山魈群。

魈兄也因此结了道缘。

此后,那老道士每隔三五年,便来山中一次,收取草药之余,也教授一番山魈。直到五十年前,老道士一别之后,便再也未归。

初时,山魈不懂,事后掐指一算,隐隐猜到真相,老道士怕是已然寿终正寝。

听完魈兄来历,莫川感慨莫名。

各路妖邪,还真是各有机缘呐!

说来也有趣,人族寿元本就高于野兽,怎料,野兽作妖之后,却寿元大增。

究其根本原因,乃是化妖这个过程,本就是生命本质的蜕变。

人族因为潜力巨大,想要完成蜕变,反倒需要更多能量。

孰优孰劣,还真是一言难尽。

一人两妖,边聊边饮,没多久,魈兄便面色潮红,露出醺态。

看来并未以道行化解酒意。

或者说,来朝歌参加酒会,化解酒意本就是不雅之举。

喝多之后,魈兄忍不住又聊起过去。

“不瞒二位兄弟,鄙人虽是妖邪,但自萌生灵智以来,仗着妖躯近人,所修皆是人族道法!说来也是怪哉,未曾化形时,所修道法无所阻碍,修为一日千里。反倒是化形之后,修为便止步不前,也不知因何缘故?”

“敢问魈兄,所修何方道法?”莫川闻言大奇。

“此法名为太古斩情法!”

“可否细说一二?”

魈兄也不怕被人学法,乃至被人针对,随即趁着醉态,三言两语描述一番。

当然,他虽有醉态,但终究不是理智全失。

因此并未细说功法细节。

莫川听闻,略一思忖道:“如本君没猜错,此法怕是与魈兄属性相冲。”

魈兄闻言大奇,连忙道:“还请魍魉兄教我。”

莫川道:“道家法门,通玄神妙,往往夺天地之造化,归己身一世之伟力!因此亦对修行者有着严苛要求。有的要明心见性,直指本心;有的要摩顶放踵,孜孜不倦;还有的要香火侍祖,进补管禁,如世散吏。”

【目前用下来,听书声音最全最好用的App,集成4大语音合成引擎,超100种音色,更是支持离线朗读的换源神器,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看魈兄所修之法,多半是太上忘情道,此道须寡欲心静,忘情累轻!魈兄化形之前,懵懂无知,最契忘情道,反倒是化形之后,得了人相,杂念纷起,道行自然也就止步不前。”

声落,魈兄浑身一震,老脸愈发潮红,整个人陷入失神状态,呢喃自语道:

“斩情忘情,原来,这才是太古斩情法的精髓?!”

东玉河神见魈兄模样,哪里不知莫川一针见血,令魈兄进入开悟状态?顿时一脸惊讶的看向莫川。

显然没想到,莫川竟然还懂玄门功法。

不过,仔细一想也就随之恍然。

寿山山神乃雷君所豢养,跟在仙人身旁,耳濡目染之下,自然学识渊博。

莫川见状不再多言。

“敢问魍魉兄,鄙人该怎么做?”

魈兄待回过神来,连忙虔诚发问。

“要么精研忘情之道,要么弃法转修他道。”莫川给出建议。

魈兄没有立即回答,怔怔等了一会儿,见莫川不再多言,心中喟然长叹。

看来他朝歌机缘,已然尽矣。

也罢,如今终于找到原因,也不枉此行。

山魈不再纠结,勉强收拾心情,继续喝酒聊天,试图再赚几分机缘,可惜自此之后,莫川便甚少点拨。

狎兴生疏,酒徒萧索。

待三坛酒水尽,一人两妖,寻个由头,便拱手告辞离去。

魈兄走远之后,莫川看向东玉河神道:“兄长,为何要戏弄魈兄?”

东玉河神笑道:“哈哈,贤弟有所不知,哥哥初来朝歌时,所见第一只妖邪便是此獠,当时,可是没少被他戏弄。”

莫川闻言摇头。

正要商讨后面行程,不想,一支香火渺渺而至,瞧着竟然旺盛至极。

“贤弟,哥哥我在这朝歌山可认识不少人,怕是不便贤弟寻找机缘,不如就此别过,待酒会结束,你我再聚河畔,启程而归。”东玉河神忽然提议道。

“也好,那鄙弟预祝兄长凯旋。”莫川拱手应下。

东玉河神回礼,旋即迈开步子,钻入山中。

说实话,来了四回的他,对于朝歌机缘,早已不在乎。

他更在乎的是这里群妖和谐共处之气氛。

这种气氛,其实才是最大机缘。

掘金者,岂知卖锨才是真金?

送走东玉河神后,莫川随意寻一株老树躺下,神念透过香火看去,便见一间乡祠中,十余名农家汉,跪在一架米斗之后。

米斗内,一张红色丝棉盖着秤杆、剪刀等物。

便听当中一人,手奉香火,诚心祈祷。

“天有天神,地有地祗,不偏不私,解困安危,今清江县赵家沟赵文嵩,祈求十方神明,泣告寰宇苍穹,愿减己寿三载,延病母之年!”

祈祷落,那汉子便叩首不止。

莫川见状面露动容。

母苦儿未见,儿劳母不安。

他行于人间不知见过多少香火,歪门邪道也不曾少见,为求赌运亨通,赌上全家性命亦时有发生。

但还从未见过愿折寿为母者。

须知,这可是虔诚香火,做不得假。

“这香火必须得应。”

莫川心中一动,旋即唤出小云山君,道:“你且在此候着,一个时辰之后,手奉香火唤我。”

“虞吏得令!”

小云山君连忙拱手。

莫川颔首,正要离去,思绪一动,索性一挥手,取出几坛酒水道:“此乃朝歌酒会,若有人寻来邀酒,大可应下。”

旋即,又以心语交代一番,省得小云山君撞上大气运,却浑然不知错过。

待交代完毕,莫川这才应香火而去。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