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游戏小说 > 我用精灵能力加载忍界 > 第一百七十二章大蛇丸的研究全文阅读

第一百七十二章大蛇丸的研究

“常态十五倍增幅……”

随着紫雨将能力撤去,青酒只感觉身子勐地一沉,体内一阵虚弱,忍不住无奈失笑。

实际上,他现在跟平常一样,属于全盛状态,根本没有什么虚弱。

可刚才体会过那种让人本能想要膨胀的强大力量,此时再次感受自己原来的力量,就觉得自己还是太弱太弱。

“果然,不能骄傲自大啊……”

青酒感叹一声,调整心态,逐渐恢复对身体力量的适应。

一旁的叶仓,在青酒和紫雨的怂恿要求下,作为对照组,同样让紫雨进行了一波曼陀罗华的加持。

“很强的力量啊……”

叶仓感受着体内的暴涨的力量,眼中闪过一抹惊叹。

“这就是宇智波真正的力量吗,这也太过分了!

这种眼睛,如果宇智波一族多上几双,怕不是要颠覆忍界……”

叶仓嘴上如此感叹着,心中却是庆幸这种眼睛在宇智波并不是很多。

不然当初她在砂忍村时,还入侵个什么木叶啊。

不如去劝劝风之国大名自缚双手投降献城算了……

不过叶仓可能不知道,当宇智波强大到一定程度,不用太多,一人足以颠覆忍界,紫雨这才哪跟哪啊。

只不过,叶仓扭头看向紫雨,忍不住吐槽道:“为什么我感觉,我实力只有原先的三倍多一点儿啊!

明明刚才你给青酒加成的力量那么多,我隔着老远都能感到那股恐怖力量,换成我就是这样……”

“哈?不然呢?”

宇智波紫雨一脸惊叹地看向叶仓。

“不会吧,不会吧,你个丫鬟不会觉得能跟青酒比吧?”

紫雨哼哼道:“我都说了加成是根据好感、善意的程度来判断的。”

“我为青酒加成那么多,不是我的好感只有那么多,而是纯粹我实力不够。”

紫雨露出半月眼看向叶仓。

“至于你嘛,没给你负面加成你就偷着乐了好吧,哪来的那么多问题?”

“……”

叶仓单手捂脸。

“好了,好了。”

青酒笑了笑,看向紫雨道:“虽然紫雨还没有尝试另一种能力,可这双万花筒的力量,特别是配合上冥想,能产生的力量就已经是很恐怖了。”

这样一来的话,有了紫雨的配合,青酒一些之前无法完成的设想,或许就能够提上日程了。

而相应的一些计划,也需要进行改变。

想到这里,青酒正想要开口说些什么,训练场的警戒灯突然亮起,让青酒皱了下眉头。

他吩咐过,如果没有紧要事情的话,是不允许让人来打扰他平时训练的。

他看着同样反应过来的叶仓紫雨,眉头一挑:“走,去看看。”

……………………

外面的来人有些出乎青酒的意料,他看着面前气喘吁吁的药师兜,眼中闪过几分疑惑。

“抱歉,族长。”

本应该在木叶警卫部锻炼的风花狼鼓紧随其后赶来,他一脸歉意道:“是我带他过来的,请您责罚!”

“呼,呼,风花,风花院长……”

药师兜大口喘息着,抬起大汗淋漓的脸,透过沾满水渍的镜片,看救世主一般看向青酒。

“求求,求求您……”

“究竟,怎么回事?”

青酒皱了皱眉头,看向狼鼓。

他伸手按在药师兜身后,用医疗忍术替对方缓解着状态,疑惑开口道:“我记得安排你在木叶医院进行学习实践,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呼,呼……”

在青酒的帮助下,药师兜逐渐缓过气来,听到青酒询问,他连忙焦急开口道:“小染,小染她快要死掉了。

可是野乃宇妈妈也没有办法,只能来找您,求求风花院长您……”

“小染?”

风花青酒眼中闪过些许明悟,很快就想到药师兜说的是谁。

当初他和叶仓一起在根组织基地救出来尹布里族人,那是名坚强乐观的小女孩儿。

因为本身的血继病,再加上多次实验伤害,导致身体状态很不稳定,一直在人类状态和雾气之间切换,随时都有可能死掉。

在青酒将其救出来后,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调养,勉强将身体状态稳定了下来。

而在青酒带她去尹布里一族见到曾经的伙伴,完成对方的心愿后,她却是拒绝了族人的挽留,选择跟着那些曾经一起受难的孩子们去了野乃宇的孤儿院。

因为有了青酒和水门的资助,此时的孤儿院再多养几个孩子也不是问题了。

而且野乃宇自己也很喜欢同情这些经历过磨难的懂事小孩儿,就选择接纳了对方。

在孤儿院孩子们的单纯中,即使左近右近那种孩子,也不会遭到排斥,能够很好地生活在一起。

如果事情就到这里结束。也不失为一个好结局。

可尹布里染的血继病,却不是那么好治疗的。

那是比宇智波血继更要命的怪血继,还经过那些惨无人道的实验,基因都快要到崩溃的边缘。

实际上,青酒觉得那孩子还能够维持正常人形,保持正常精神状态,就已经是很值得庆幸的事情了。

她的问题,实际上要比看上去吓人的左近右近更加吓人,问题更加严重。

因此,青酒要求她少在户外活动,毕竟对她的体质来说,可能一阵狂风就能要了她的命。

这期间青酒曾经去看过对方几次,虽然状态说不出好,可也说不上差。

结果却是没想到,对方今天却是突然出了问题。

在去木叶医院的路上,很据药师兜的解释,再加上风花狼鼓的补充,青酒才差不多了解到事情的前因后果。

倒不是小染她不听话,偷偷跑了出去什么的。

这个早熟的懂事孩子当初在那种折磨下都坚持活了下来,她的自己生命的重视程度完全不用青酒多说。

只不过,或许是因为正处于冬春交界,一个没能注意,小染突然就发了高烧。

孤儿院院长药师野乃宇,作为医疗部前部长,自身就能帮小染治疗,再加上让对方吃了药,本以为很快就能好,可却是没想到血继病在这个时候爆发。

在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后,药师野乃宇就立马带着小染去了木叶医院,想要去找青酒救命,只不过却是扑了个空。

而此时在木叶医院正实践学习的药师兜,在野乃宇院长妈妈的拜托下,又跑向警卫部找青酒。

结果就是风花狼鼓带着他来到了风花族地,这才找到了风花青酒。

……………………

木叶医院,重症病房前。

风花青酒看着挤在门口的一群小孩子,还有几名护士在维持着秩序,轻轻皱了下眉头,不过没有说什么。

他对着最大的那个问道:“状况如何?”

“不,不清楚。”

孤儿院的大孩子阿漆脸上同样是担心与紧张,在孤儿院里,所有的孩子都是把互相当作家人。

更不用说一向以哥哥自居的阿漆,当初兜能够那么快融入孤儿院就有他的一份功劳在内。

此时已经相处将近一年的妹妹突然出了这种事情,他自然会担心。

“院长妈妈在里面守着小染……”

阿漆神色一暗道:“院长妈妈说,她也不知道小染的情况……”

“……”

青酒轻轻点了点头,看向门口旁墙边,模样怪异的男孩儿左近右近抱着腿靠着墙,时不时从脖子后伸出个脑袋试图看向病房。

“小染没事吧哥哥?”

“会没事的弟弟,她是最坚强的那个。”

“嗯……”

………………

病床前,野乃宇在一边满脸担忧地守着,看着昏迷不醒,半身都快要化作气态的小染,眼圈微微发红。

“怎么样了?”

青酒走进屋中,看向病床上的小女孩儿,微微皱眉。

“状况确实有些糟啊……”

青酒眼神闪烁,相比野乃宇,他能够看到的更多。

比如说,女孩儿连灵魂都是一副虚幻要消散的模样,甚至比水门当初为了拥抱久辛奈消耗过度后的状态,还要差一些。

不过这也不奇怪,毕竟一个是长时间营养不足遭受虐待的女孩儿,一个是青壮年四代火影。

“风花医生!”

野乃宇回头看到风花青酒,先是激动地喊了一声,而后又瞬间反应过来,一脸歉意地压低声音,看向女孩儿。

“她这样的情况,您看……”

“嗯……”

风花青酒蹲到病床前,轻声道:“或许能够救一下,或许救不回来。”

“就连您也?!”

药师野乃宇一愣,脸色瞬间变得灰白几分。

“就连您也没办法吗?”

“我只是说有可能失败而已。”

风花青酒一挑眉,看向野乃宇,这女人怎么光听不好的话,就没听到他说能治吗?

他不过是一向严谨,所以没有打包票罢了。

“……”

摇了摇头,风花青酒从身上拿出诅咒之符,扭头看向野乃宇,开口道:“叫上几位护士,担架,而后帮忙遮风。”

“嗯?”

野乃宇愣了下:“您要?”

“找人。”

青酒没有说太多,只是揉了揉眉心。

“提高一下成功率。”

……………………

“又是一个。”

大蛇丸看着病床上的尹布里染,蛇童闪烁几分。

“水门之后,又是她。”

大蛇丸扭头看向风花青酒,阴恻恻地笑了笑道:“救水门是因为有合作价值,这个呢?”

“要是因为你话多的原因,导致错过了救治时机……”

风花青酒目光凛冽,幽幽道:“你可能就没心情说这些了。”

“呵。”

大蛇丸摇头轻笑一声,却是没有继续调拨青酒,而是看着眼前的女孩儿,轻声道:“尹布里一族吗?

只不过,这个却完全不像是年轻尹布里,倒像是年龄越大血继越不稳定的那些尹布里一族成年人……”

“她原先被关在根的基地。”

青酒只说了这一句,而后大蛇丸便明白了。

明白之后,大蛇丸却又有几分惊讶。

“那她的意志力要比我想象中优秀很多,或许是个成才的好苗子……”

“说再多也跟你没关系。”

青酒冷冷地看着大蛇丸,所以他才有些排斥带小染来这里见大蛇丸。

毕竟跟根基地的那些冷血科学家相比,大蛇丸这家伙没有半分逊色。

或者说,面前的大蛇丸更加疯狂。

再说了,以大蛇丸跟团藏之前那暧昧不清的关系,谁知道小染的事情有没有对方横插一手呢?

毕竟在动画中,就是他把尹布里灭的族!

只不过青酒确实是没有完全把握救下她,所以才带对方来到这里。

倒不是青酒实力不够,控制不够精细什么的。

毕竟对小女孩儿,青酒实力减少一半或者提升数倍,其实没什么差别,都是对方无法反抗的级别。

可就是因为她太过“易碎”,青酒这才没敢轻易动手,他不是力量不够大,而是太大!

相比之下,或许以疾风传时期的春野樱对医疗忍术的掌控精细程度,能够做这种细活儿。

可惜现在对方还是个吃奶娃,青酒不可能直接找她帮忙。

既然不能用医疗忍术百分百救下对方,那青酒只好用一些“偏门怪招”了。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www.yeguoyuedu.com 安装最新版。】

而青酒所想的那种偏门怪招,大蛇丸正好也会,而且要比他熟练许多。

“不需要用那种警惕表情看着我。”

大蛇丸轻声解释道:“村外的尹布里族人说不上多,也不算少,如果我对她们一族感兴趣,弄到几个并不算难。”

“……”

风花青酒静静地看着大蛇丸。

“……”

大蛇丸沉默了一瞬,手上开始动作。

“不过前段时间,日斩老师他过来找我喝了一会儿茶,警告了一下我。”

大蛇丸声音无奈道:“那没办的,这段时间就只好收敛一些喽。

毕竟我可不想因为一些事情,现在跟老师撕破脸皮。”

“呵。”

风花青酒嗤笑一声,没有多说什么。

大蛇丸自己清楚自己现在和猿飞日斩什么关系,火焰与炸药之间缺个合适的引线罢了。

“我劝你不要做什么多余动作,比如在稳定的忍印中加点儿后手。”

青酒轻声道:“你知道我看得出来,不要挑战我的耐性。”

“如你所愿。”

大蛇丸摇了摇头,手指连点了几下尹布里染的手腕,一道酷似后来大蛇丸发明的咒印的忍印浮现在对方手腕处,缓缓将不断崩溃的身体压制了下来。

“这个术,我总感觉,还缺点儿什么。”

大蛇丸看着尹布里染手上的忍印,眉头紧皱。

青酒可懒得告诉对方重吾的存在,这个世界段重吾也只是小屁孩儿罢了。

“好了。”

大蛇丸看向尹布里染,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我只能说,暂时压制住,至于更进一步……”

“嗯。”

青酒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而是话题一转。

“那,有关水门复活的研究方面呢?”

“嗯?”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