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游戏小说 > 四合院之我是刘光齐 > 第二百九十五章使命感,鉴定全文阅读

第二百九十五章使命感,鉴定

“哎呀,卧槽,这都是什么啊。”

虽然刘光齐很聪明,学习能力很强,虽然刘光齐是清华大学的高材生,虽然刘光齐来自己未来见多识广,虽然这些知识都是一些过时的知识。

但是隔行如隔山,刘光齐看起这些书来还是像看天书一样。那些复杂的物理公式看的刘光齐头都大了。想要从这么多资料里找到符合这个时代,且有用到知识绝对不是一件简单事儿。

“看不下去就歇一歇呗,看书哪有像你这么看的。一连几天连门都不出。”

就在刘光齐对着书本抓狂的时候,白慧端着云子炖好的鸡汤走了进来,看着刘光齐憔悴的模样,心疼的走到了刘光齐身后伸出柔荑给刘光齐按压起了太阳穴啊。

“不行啊,争分夺秒啊,钱老马上就要回国了,我准备趁他回国到这个机会,给他和国家送上一份大礼。”

刘光齐长抒了一口气,把脑袋靠在白慧身上享受着白慧十指的按压。

“有这个必要吗,历史上这个国家没有你,不照样发展的那么好,成为了世界第二强国。”

“是第二没错,可老话说的好,要想人前显贵,就得人后遭罪,你光看见这个虚名带来的荣耀,却没有看见这个荣耀背后国家经历的苦难。

在我出生后的第二年咱们的老大哥就解体了,原本我们的国家还可以借着两个超级大国对抗,从中获取生存空间和好处,可是随着苏联的倒下我们的国家立马就变成国际孤儿,几乎所有的东西方国家都在疏远我们,我们国家当时的处境可谓是前所未有的艰难,经济落后,军备废驰,跟大洋彼岸美国的差距可谓是天壤之别,就连解体后的俄罗斯我们都不比过。

面对这种情况,我们的国家只能忍气吞声,忍到什么程度,忍到美国可以公海上肆意检查我们的货船也不道歉,忍到别人用导弹炸了我们的大使馆,我们只能表示愤慨而不敢动手。”

想起那些曾经受过的屈辱,刘光齐越说也激动,气急之下举起紧握的拳头就狠狠砸在了面前的桌子上。

“那些年的我们可以说是窝囊透了,一代人的自信就这么被消磨了,为此那一代的领导们也是备受诟病。这种局面整整延续二十年一直到了2011年后我们的歼二零横空出世才有所改观。”

“而我既然来到了这个时代,那我就有义务去帮助这个国家,哪怕是不能给这个国家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是我也想为这个国家的发展做出一点努力,一点一点的撬动历史的车轮,尽我所能不让未来那些悲剧再次重演。而我眼前的这些东西就是那根撬棍。”

刘光齐抚摸着眼前这些宝贵的书籍深情的说道。看着这些书刘光齐仿佛看到了东风快递,划越天际的画面。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那画面真的是美极了。

刘光齐说的这些白慧都没有经历过,所以她无法理解刘光齐此时的心情,看着陷入想象的刘光齐,白慧挥了挥手叫醒了刘光齐。

“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了。不过该休息还是得休息,再这么下去国家还没强,你人倒是先垮了,别废话,赶紧跟我进屋,我让云子她们给你放点热水,洗洗澡,然后再给你按一按,之后你再出去给我好好睡上一觉。就算要帮助国家也不急在这一天两天。累坏了,外面的人该心疼了。”

看着刘光齐蓬乱的发型,深深的黑眼圈,白慧一改往日高冷的模样,拽着刘光齐来到小洋楼,给刘光齐泡了个澡,然后三人给刘光齐来了一套正经spa。

别说这一套操作下来效果还真好,第二天起床后刘光齐也感觉自己的精神好多了。其实不光白慧感觉到了刘光齐,外界的秦淮茹三人也感觉到了刘光齐的不对劲,不过三人还以为刘光齐是在她们到压榨下扛不住了,所以也就没有放在心上,但还是在饮食上给刘光齐改善了一下,什么乌龟王八汤全都搞了起来,补的刘光齐差点流鼻血。

在这之后的几天里,白慧也给云子和徐慧芝下达了命令,严格控制刘光齐在空间里停留的时间,只要超过十二小时要么赶出去,要么在三人的监督下强制休闲。

这么做的效果还是很明显,没几天的功夫,刘光齐的精神头也恢复到了往日的状态。

“还学呢,歇一歇吧。”

眨眼间又到了一个周末,按照老师的吩咐前来拿资料的刘光齐,刚走出办公楼就看到了自己的河南老乡王东方一边走,一边低头翻书,嘴里还咬着这一块干馒头。

“不能歇,我不像你和陈英任冒聪明,啥东西都一学就会,我脑子笨,要想赶上嫩俩就得多看书。要不的话就该被给嫩俩落下了。”

听到刘光齐的声音,王东方停下了前往图书馆的脚步,抬起头冲刘光齐露出了一个憨厚的笑容。

【新章节更新迟缓的问题,在能换源的app上终于有了解决之道,这里下载 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同时查看本书在多个站点的最新章节。】

“我知道你心里着急,但是心急是吃不了热豆腐的,像你这样闷头苦学,死记硬背是没有太大用的,你得学会理解书上的知识,让它们从一个个死板的字眼,变成灵活的画面,正所谓知其然,更要知其所以然,要把知识学活了,这样在以后才能把这些知识灵活的运用出来。

我听赵泰他们几个说你经常后半夜了还在看书,这可不行啊,你这么干,肯定会影响你第二天的学习状态的。你得学会劳逸结合,适当的休息和放松,会让你的脑子保持清醒,更容易理解书本里的知识。”

刚刚走出怪圈的刘光齐,看着眼前的王东方就像是看到了前几天的自己。

“我知道了,光齐,某啥事儿的话,我就先去图书馆儿了。”

虽然知道刘光齐说的有道理,但是坚持笨鸟先飞的王东方,却没有改变想法的意思,冲着刘光齐再次露出了憨厚的笑容,随后就准备继续朝图书馆走去。

“等一下”

刘光齐也知道就凭自己的三言两语想让一个一个意志坚定的人改变想法,是不可能的,就在王东方离开的那一刹那,刘光齐瞥见了王东方手里的馒头,这个馒头一看就是好几天的东西了,再一看王东方干瘦的脸颊,刘光齐立马明白是怎么回事儿。。

“咋了,还有啥事,光齐。”

听到啊刘光齐又叫自己,王东方扭过头一脸迷湖的看着刘光齐。

“这个馒头放了几天了,怎么这么硬。”

刘光齐拿过王东方手里的馒头,掰了一下,好家伙硬的都可以砸核桃了。

“你是不是把学校给你的补助寄回家了。”

“没有,你可别瞎说啊。”

面对刘光齐带着询问,王东方的神情变得慌乱起来,连忙摆手否认道。

“没有就行,那可是国家发给你的补助,就是希望你能吃好点有个好身体,将来好为国家做贡献。”

虽然知道王东方肯定是把补助送回了家,但是刘光齐也没有戳破他,要不这样的话,王东方肯定不会瘦成现在这个样子,十八块五虽然养活不了一家子,但是养活一个青年还是绰绰有余的。

“这我知道,知道”

见刘光齐戳破自己,王东方忙不迭电梯道。

“行了,你也别去图书馆了,今个儿和我出去一趟,全当是休息和散心了,来BJ一年了除了我带你出去那一趟,你还没在老BJ转过吧,今个儿就带你好好转转,见识见识这老BJ的美食”

说着刘光齐就不顾王东方的反抗把他拽到了自己的自行车上。

“不用,这老BJ的东西太贵了,一只鸭子,它居然买八块钱,这也太黑了。”

“嫌贵,那我今个儿带你吃点不贵的。”

说完刘光齐车把一拐就朝一个城墙边上的一个小摊驶去。

“老板,给我来上两碗豆汁,一盘焦圈,两个烧饼”

到了地方,刘光齐把车子往边上一扎,就冲老板吆喝了一声。

“好嘞,您稍等。”

“这地方就不错,便宜。”

看着刘光齐挑选到地方,王东方不仅没有嫌弃,反而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你满意就行。”

看着王东方脸上的笑容,刘光齐在心里偷笑了一下,不知道对方一会儿喝到豆汁还会不会像现在这么高兴。

“您二位要的的焦圈,烧饼。豆汁”

两人刚坐下摊主那边就把两人要的东西端了过来。当颜色金黄的焦圈和烧饼,端上桌的时候王东方还很满意,但是等到摊主把豆汁端上来的时候,王东方的脸色就变了,因为那股味道实在是不怎么好闻。

“尝一尝,好喝的很。”

就在王东方准备问一问老板这东西是不是坏了的时候,坐在他对面的刘光齐却勐地喝了一大口,然后露出了一脸享受的表情。

“这东西能喝吗,我怎么闻着这味儿有点不对啊。”

虽然刘光齐已经给自己打了样,但是看着眼前泛着绿色泡沫的豆汁,王东方还是小声询问道。

“没问题,尽管放心大胆的喝”

看着刘光齐真诚到眼神,单纯的王东方还是上当了,端起豆汁就闷了一口等他稍稍回过味儿后,立马就瞪大了眼睛,噗的一下把嘴里到豆汁吐了出去。

“这是什么啊,就这东西你也能喝下去,跟馊了的刷锅水一样,我闻着这味儿就不对,你还让我喝,你这不是坑人吗。”

哈哈哈

看着被恶心坏了的王东方,恶趣味得逞的刘光齐捂着肚子大笑起来,王东方这个模样就跟他当初被白老爷子骗着喝这玩意儿时的样子一模一样。

等他笑完正准备跟王东方解释豆汁就是这个味儿时,一旁的一个老BJ不乐意了,看着王东方横眉竖眼的教训道。

“什么叫馊了的刷锅水啊,你知道什么啊,就敢瞎说,这就是正儿八经的豆汁儿,地道的BJ一绝,不会喝就别喝。你个土老冒”

“对不起啊,我是第一次喝。”

看着盛气凌人的老BJ土着,不想惹事儿的王东方连忙道歉道。

“你跟他道什么歉啊,道的着吗?这东西的口味,它确实是怪,在不喜欢喝的人嘴里,它就是不好喝,怎么到你嘴里就是瞎说呢。还有,什么叫土老冒,能喝得了豆汁就了不起了,仗着自己是BJ人就可以瞧不起人了,我告诉你,我也是地道的BJ人。我说了它不好喝怎么了。”

王东方怕这个老头儿,刘光齐可不怕,直接就顶了回去。

“我最烦的就是你们这些张口地道,闭口地道的人了。这东西它要是真的好喝,它怎么就一直出不了BJ城呢,别说卖相不好,臭豆腐味儿比这还大,照样卖遍全国。归根结底还是味道太怪,就跟山西的头脑一样只能在当地卖一卖。”

看着被自己气的不轻的老头儿,刘光齐继续说道。

“您还不别服气,我实话告诉你,咱们老BJ压根就没有美食,所谓一绝,两绝全都是你们这些人吹起来。真正的美食,是所有人都觉得好的,而不是你们这些人自封的。”

“走,东方,我带你去吃爆肚,那才叫好吃呢。”

说完这番话刘光齐就拽着王东方离开了这个小摊儿,再不走他怕那老头气急了直接拿棍敲自己,为了这点小事儿摊上个大麻烦不值得。

很快刘光齐就带着王东方来到了一个买爆肚的小摊儿前这地方也是白老爷子带他来的味道那是相当的不错。

“走吧,正好这边上就是琉璃厂,我带你进去见识见识,等到明年一月份公私合营完成后再想见识就见不着了。”

吃过饭后,刘光齐带着王东方来到了琉璃厂,老BJ这么大到哪儿不是逛啊,正好他手里有些东西看不明白,需要请教一下行里的高手。

“这地方好热闹啊,比我们村里的大集还热闹。”

一进到琉璃厂,王东方就被道路两旁遍地的小摊给震惊了。

“这还热闹啊,人都没几个,这要是搁在解放前,那就更热闹了。”

刘光齐撇了撇嘴,对于没能见识到琉璃厂的巅峰时刻非常的不满。

“哟,小刘大夫您怎么了,您可是贵客啊。”

没有在大街上过多停留,刘光齐带着王东方径直来到了刘掌柜的店里。要想闲逛等正事儿忙完,有的是时间闲逛

“什么贵客啊,恶客还差不多,最近生意怎么样啊,刘掌柜。”

刘光齐笑着冲刘掌柜拱了拱手。

“生意?别提了,哪有什么生意啊。您自己看看这条街上,哪有人啊。要不是没人接手,我早就想把这个店给盘出去了。”

刘掌柜闻言苦笑道。

“那说明您的底子厚啊,这店里这么多好东西,别人就算是想盘也是有心无力啊。”

“行了,不说这个了,您今个儿来我这儿是打算卖啊,还是买啊,要是买的话好说,要是卖的话,那我可就得跟你说声对不起了,现在账上活钱不够怕是收不了什么好东西,我这儿先给你赔个不是。”

说着刘掌柜再次冲刘光齐拱了拱手。

“你太客气了,我今个儿是来给你送钱的,我这儿有几个东西看不明白,想让您帮我看看。”

“还有您看不明白的东西,那可真是稀奇啊,您的眼力在咱们这行里也算是数一数二了。不过您跟佟掌柜和蓝掌柜都看不明白到东西,我怕是有心无力啊”

刘掌柜一脸歉意的说道

“您太客气了,这两样东西我师傅们看了但是他们都拿不住,因为他们都不是这方面的行家,都说在这方面他们俩就算是加起来也比不上刘掌柜您,所以我就找您来了。”

“两位掌柜真的是太抬举我了,您这是淘到了古珍了,能让您三位都看不明白的东西,那我可得好好搂搂了。”

刘掌柜一听立马明白了怎么回事,在这琉璃厂别的方面他都算不上拔尖,但是唯有在古钱币这方面,他说第二就没人敢说第一了。

“那就麻烦您了”

说完刘光齐就从怀里掏出了大齐通宝和漳州军用放到了桌子上。

“这是!?”

“没错,就是大齐通宝,这是我从一个木箱子上拆下来的,当时看到这枚铜钱的时候我也懵了,拿过去让我师傅他们看了,他们也不敢轻言真假,所以我就只能找您了”

在看到漳州军用的时候,刘掌柜脸上虽然有些有些惊喜,但是却还能保持镇定,可是看到那枚大齐通宝后,却是再也坐不住了,蹭的一下就站起来了,两只眼睛几乎粘在了那枚大齐通宝上。

“您二位稍等”

简单确定了一下眼前这枚铜钱不是普通的假货后,刘掌柜冲刘光齐和王东方招呼了一声,快步的从自己的柜台里找出一个放大镜,一本书以及一个木匣子。

回到座位上后,刘掌柜先是翻开书,然后又从匣子里掏出了几枚铜钱,随后就拿起放大镜和铜钱跟书上的拓片比对起来,确定样式没有错后,刘掌柜又拿出一枚铜钱在桌子上摔打起来。刘光齐瞥了一眼,是一枚南唐的大唐通宝,看来在刘掌柜心里认定这大齐通宝是徐知诰的东西。不然的话也不会这么做,因为大唐通宝是徐知诰更名改姓,将大齐变成南唐后所铸的货币,如果大齐通宝也是徐知诰所铸到话,在年份如此接近且皇帝都是同是一个人的情况,两枚铜钱的差距肯定不会很大,事实也是如此。

听了听两枚的落地声音,确定铸造成分一致后,刘掌柜又仔细的查看起了铜钱的包浆,随后又使用了一些刘光齐看不懂的手法。

“怎么样?”

一番忙碌后,刘掌柜总算是放下了手里东西。刘光齐见状立马坐直了身子,伸着脑袋问道,这铜钱要是真的,那他可就赚大发了。

“好东西,据我判断,这应当是一枚五代时期的大齐通宝,小刘大夫,您这回可是赚大了,这消息要是传出去,估计您家的门槛都能被人踩断了,这东西少说他也能值个五万块钱。没没想到有生之年我居然还能再一次见到大齐通宝,而且还是这么完整的大齐通宝,我一辈子算是值了。”

“太好了,我就知道它是真的。”

虽然心里早有预感,但是在得到刘掌柜肯定的答复后,刘光齐还是忍不住欢呼起来。

“老板,你没搞错吧,这么点大的东西,居然值五万块钱。”

一旁跟着凑热闹的王东方,听到刘掌柜报出来的价格后,整个人都傻了,愣了好一会儿后,才满脸不可置信的追问道。

“这东西可不是按大小卖的,你别看这枚铜钱小,它可是一千多年前的老物件了,而且世界上只有两个,另外一个还是残品。您说它能不贵吗?”

“歪日他得啊”

听完刘掌柜的解释,王东方鬼使神差的瘫坐了地上。随后鬼使神差的问了一句。

“一千多年的东西,都这么值钱了,那要是两千多年的东西得值多少钱啊!”

“两千多年,那少说也是春秋战国到东西,如果是青铜器的话,最便宜也能值个三四万,如果上面有铭文到话,那就更不得了,一个字加一万。小刘大夫曾经得到过一个青铜方尊,那可是国宝啊,当时人家开了三十万大洋,放到现在最少也得五十万起步”

“五十万”

听到这个价格,王东方直接从椅子上滑了下来。

“你怎么了,至于吗”

看着王东方反常的举动,刘光齐关心道。

“没事儿,没事儿”

王东方挤出一个勉强的微笑,重新做了来。

“那这个东西呢,我看着像是银元,但是感觉又不像。”

因为还有一样东西要鉴定,所以刘光齐并没有太过注意王东方的反常,转头就跟刘掌柜问起了那枚漳州军用。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