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重返2000:大国机长 > 第83章 葬身雷海?(求订阅!)全文阅读

第83章 葬身雷海?(求订阅!)

蓝天9211航班后舱乘务间里,在经过了长时间的客舱服务后,乘务组们终于迎来了一丝喘息的机会。

夏疏月跟着二号乘务员在后舱乘务间坐着。两个女人坐在一起闲下来就不免开始聊起了一些感情问题,比如航前时分,夏疏月被徐苍单独拉走就足够引起一众乘务员的无限遐想了。

“你跟我好好说,前面那个叫徐苍的副驾驶,你们是不是男女朋友关系?”二号乘务员满脸的求知欲,还特意强调了一下:“这边就咱们两个人,你可别骗我啊,我这人眼睛可毒着呢!”

夏疏月被二号乘务员说得小鹿乱撞,可又不好意思承认:“姐,别问了。”

二号乘务员可是过来人,看夏疏月这样子就猜得个七七八八,抓着夏疏月的小手,眼睛里都在冒光了:“可以啊,刚进公司就找着靠山了。”

乘务员因为工作圈子的原因,大部分情况下也就只能在男乘务和飞行员之间做选择。当然,也不是说飞行员就一定比男乘务要好。至少在颜值和身材上,男乘务的平均线还是要高于飞行员的。

不过,真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飞行员还是更好的选择。双飞家庭在航空公司太过于常见了。

平心而论,徐苍的模样还是相当可以的,即便是放在颜值平均值偏高的男乘务里都是出类拔萃的。如此一来,飞行员唯一的缺点也就弥补了,只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你那男朋友样貌不错,就是阴柔了点儿。不过,去找维修副总裁这事儿搞得确实有些不好看了。”二号乘务员还在给夏疏月分析情况:“当然了,这些都是小问题,过些时日,大家都不会记得了。只是,你们到底是怎么认识的,你这勾搭速度也太快了,进公司这才几天,还是以前就认识?”

“姐,我都说了只是普通朋友关系,不是你想像的那样。”夏疏月小脸红得跟熟透的苹果似的,显得如此的娇嫩可口。看得二号乘务员都想要轻轻地咬上一口了。

不过,此话一出,二号乘务员立刻惊叫起来:“不是的话,那你......你是单相思啊,你还能单相思?”

在二号乘务员眼里,像夏疏月这类的女孩子应该是无论走到哪里都应该是众星捧月般的公主才对,只有男人追她,哪有她追男人而不得的情况?

夏疏月没承认,不够也没有否认,只是幽幽地低着头,脑子里全是初见徐苍时候的场景。只是这越是回想,越是觉得心神激荡,难以自持。

略施的粉黛已经压不住可人的红晕,显得愈发娇艳起来。如此美景,当真是美不胜收。

就在此刻,飞机微微晃动了几下,不过两人都不是很在意,航程中出现些颠簸也是正常的。然而,很快客舱中就传出来旅客广播的声音:“女士们,先生们,飞机即将遭遇强烈颠簸,请系好安全带,听从乘务员指挥。”

夏疏月一下子就分辨清楚这声音不是来自于机长,而是徐苍的声音。只是让夏疏月感到奇怪的是,这种卢克广播不是应该由机长来做的吗,怎么让徐苍来做了?

不过,她也没过多在意,驾驶舱的事情不是她所要思考的。很快,在驾驶舱旅客广播结束后,位于前舱的乘务长又进行了一次广播,大致内容跟刚才徐苍的一样。

“看起来一会儿要很颠啊。”二号乘务员赶忙收紧把肩带也系上了。平时驾驶舱是不会特意播放颠簸提醒的旅客广播的,这种事情大部分情况下是有乘务组负责的。可要是驾驶舱开始广播了,那情况就比较严峻了。

二号乘务员系好自己的肩带,刚想要提醒一下夏疏月,却是感觉飞机陡然一掀,即便是系了肩带都感觉到了短暂的失重。

客舱之中的乘客是没有肩带的,虽说也不至于发生危险,可还是引得客舱中阵阵惊呼。

“这么强?”

二号乘务员又赶紧紧了紧安全带,刚才这一下着实有些吓人了。只是她的手刚放到扣子上边,却是被夏疏月轻轻拍了一下。

只听见夏疏月有些疑惑地指向后舱门上的小窗户:“姐,天怎么黑了?”

“你在胡说些什么,这才几点?”二号乘务员随口应付道。可当她的目光随着夏疏月的指引而望向窗外的时候,脸上不禁浮现起一抹讶异:“怎么会这样?”

现在明明应还是在白天才对,怎么外面已经漆黑如墨了?

“这......”二号乘务员揉了揉眼睛,侧过身子,本能地就想要凑近了看。就在这个时候异变突生,那几乎凝聚了难以想像的无量之光在窗外无法理解的黑暗中骤然炸开。

二号乘务员猝不及防,在强烈的光线刺激下下意识地闭上双眼。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夏疏月虽然没有直视窗外,但也被亮光所迫,侧开身子以避开强光,而她的心里也开始被疑惑与不解笼罩。

不仅仅是后舱乘务间,大半个客舱都被照得透亮,彷佛外面有无数个探照灯将整架飞机都包围住了。

如此异常的情况比之刚才那一下勐烈的颠簸说带来的震撼效果明显太多了。但凡有些常识的人都可以理解乱流对飞机的影响,但是在万米高空遭遇如此强光,实属超越了常识理解。

几乎在一瞬之间,客舱之中的惊叫声此起彼伏,乘务员呼叫铃也在不停地被按下。二号乘务员听得客舱里的动静,拉开后舱乘务间的帘子,还想要往客舱里面探望一眼,觉察一番客舱情况如何。

然而,一次又一次的呼叫铃只让得二号乘务员心烦意乱,再是见客舱之中人声鼎沸,思考着要不要去客舱走一趟?

只听那客舱之中有人起了头,其余人员纷纷从众。在这高空之上得遇如此怪异,心中不免忐忑,又不能像是汽车般停下,只能想呼来乘务员一解疑惑。

若是在平常时分,乘务员自然是能到的。可刚才驾驶舱才播了广播,乘务员自己也不能乱走动,要是因为颠簸受伤了,一样是天大的事情。

可眼见客舱秩序愈发混乱,前面的乘务长在多次广播安抚乘客无果后,用内部通讯让其余乘务员坐好,她自己准备去客舱走一趟。

二号乘务员听得乘务长的指示,便是放弃了起身的念头,嘴里还都囔着:“刚才到底是什么情况?”

其实别说乘客有这么大反应了,就连乘务员自己都搞不清楚状况。

说实话,二号乘务员还是有些担心乘务长的。在严重颠簸的时候,没有安全带固定的话,很容易出大问题的。

然而,客舱秩序也不能放任不管,不然有些乘客不听话起来了,又是要出问题。所以,乘务长只得权衡下,自己亲自去安抚乘客,同时她有经验些,在走道走动的时候知道时刻抓着东西,以免出意外。

可是,就在乘务长跟旁边的三号乘务员交代完事情后,刚刚解下一条肩带,突然之间,原本嘈杂无比的客舱陡然安静了下来。

乘务长一愣,往客舱里面瞧了一下,发现不少乘客不再叫唤了,而是左右张望起来,也不知道在看什么。

“怎么了,怎么一下子没动静了?”乘务长心中起疑,怎么接个肩带的工夫,客舱的人都安静下来了,着实奇怪了些。

然而,在乘务长还没有搞清楚状况的时候,眼角余光突然注意到旁边的三号乘务员。只见原本神色正常的三号乘务员面露恐惧之色,彷佛遇见了什么极度可怕的事情。

乘务长一把抓住三号乘务员的手,发觉其手心全是汗渍,端是害怕到了极点。

“你怎么了?”乘务长骤然发问,客舱的人是这样,怎么身边的三号乘务员也是这样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却是见三号乘务员略微颤抖的手缓缓举起来,带着近乎哭腔的声音指向舱门外:“姐,我好像听到雷声了。”

乘务长一愣:“你说什么?”

“雷声......”三号乘务员陡然反握住乘务长的手:“是雷声,很近!”

“雷声?”乘务长这次才听清楚三号乘务员在说什么。可是,她还是不能理解。虽说很少见,但是飞行中遭遇雷电天气,偶尔听见一些细微的雷声也不是这么可怕的事情吧,至于反应这么大吗?

然而,便是在乘务长的念头刚刚产生的一刻,天地之间给出了答桉。

那几乎是开天辟地的巨响犹如穿透了机身的钢铁直接在乘务长耳边轰然炸开,这刹那而至的天音穿肉透骨,摄心夺神,直震得乘务长头晕眼花。

片刻之后,乘务长稍许缓了过来,可这短暂的清醒却是迎来了更为恐怖的情绪。

飞机要出大事了!

在驾驶舱中,刚才那近乎将整个驾驶舱照得难以目视的强光过去后,又是一阵穿刺耳膜的雷动。刚刚才呵斥完徐苍的机长脸色不觉冷冽了下来,虽说从雷达上来看,飞机所行方向应该是没有危险天气的,但终究两侧还是雷云涌动,刚才说遇到之情形也在他的意料之中。

ranwen.la

“没事,打个闪而已。”机长声音还算镇定。此时浓云满天,遮天蔽日,若是附近有闪电确实会造成那种强光闪烁的情况,只是唯一让他比较担心的是刚才这雷声似乎有些太近了。

正常时候,打雷的声音应该是传不到飞机里的。而刚才那雷声宛如就在耳边炸响,可见雷电所在里飞机得有多近。

第一副驾驶或许也没有见过这等阵仗,脸色稍稍发白,可总体还算是可以的。

只是别看机长看上去古井无波的,可是左手已经搭在驾驶盘上,随时准备手动接控飞机。如此动作,要说他还是成竹在胸,徐苍决计是不信的。

跟前面两个不知道是真的不害怕,还是装成不害怕的人不同,徐苍心头愈发感觉到不安。然而,有一件事徐苍相当在意。如果这片区域真的是因为雨水过多而产生的雷达阴影,那到目前为止,飞机还只是单纯地在云中飞行,并非遭到明显的降水影响。

难道真如机长所说,就是单纯地打了个闪?

飞机本身是一个法拉第笼,就算是遭遇到雷击,正常情况下也不至于受到毁灭性的损伤。只是刚才的雷声的确近了些,跟机长一样,实在是有些放心不下。

又是稍微等了二十多秒,飞机虽有些颠簸,可总体还算是稳定,也没有再听到什么雷声或者遭遇闪电亮光的情况了,甚至飞机连降水都没有遇到。

好像是在那顷刻间,一切都风平浪静了下来!

心中本来还略有些紧张的机长见此等变化,顿时安心不少,左手不自觉地就放开了驾驶盘,还笑了两声:“我就说嘛,这老天爷给咱们面子,前面飞机没法子绕了一百多海里,可轮到咱们了,老天爷就开了一条小道,连个雨水都没......”

在机长说话之际,徐苍心里也稍稍松懈了些,毕竟如果连降水都没有,那雷达阴影的事情估计也就是镜花水月,不存在的事情。

可就在机长说到最后一个字的时候,几乎言出法随一般,飞机突然受到一股极其强烈的下冲气流影响,宛如一张巨手狠狠地将飞机机头按压而下。

就在如此异变的瞬息间,自动驾驶直接断开,驾驶舱里全是自动驾驶断开的警告声。原先手从驾驶盘上放开的机长在惊怒之下一把搂住,可那天幕之上彷佛漏开了一条裂隙,滂沱的雨水冲刷下来,彷若银河泄底,不可阻挡,生生将飞机压得抬不起头来。

机长使劲之下,飞机竟是没有半点儿减缓下降的势头。

“给我带住,带住!”机长眼见自己力有未逮,断然大喝,要求第一副驾驶帮助一起带。

经历了短暂的大脑空白后,第一副驾驶很快就回过神来,双手握住驾驶盘开始奋力往后带着。

然而,面对天地伟力,飞机竟是纹丝不动,直接从高度九千八百米的高度疯狂下降。

在区域管制室里,管制员还算是比较清闲的,因为所负责的空域内被大片天气所覆盖,基本没什么飞机,就算是寥寥的数架飞机也被授予了极大的自主绕飞权利,他负责监控即可。

然而,就在管制员悠闲自得的时候,雷达上突然传出警报,辖区内有一架飞机偏离了预定高度。

管制员一惊,立刻找到了出问题的飞机,正是蓝天9211航班。这架飞机应该是保持高度九千八百米才对,可现在已经下降到九千五百米以下,而且完全没有任何停止的趋势。

“蓝天9211,你以偏离高度,请保持高度九千八。”虽说附近没有飞机,倒是不会造成什么冲突,可是偏离这么多的高度,还是需要立刻给予处置的。

然而,这一声呼喊下去,蓝天航空那边却是没有半点儿回应。管制员略有些奇怪,又是尝试呼叫了一次,依旧没有任何回复的动静。

这下,管制员终于是意识到事情不对劲了,不管是机械故障,还是人为失误,抑或是什么其他原因,飞机都不能再往下降了,因为就在飞机正下方可是有一片高度延伸至八千五百米的炮射区!

再次呼叫无果,区域管制员的脸色瞬间苍白起来。眼见蓝天9211飞机以大下降率一往无前地继续俯冲,已然突破九千两百米的高度。

“蓝天9211,立刻保持高度,下方有炮射区!”

可是,急促的呼叫却没有引得任何回应。这下区域管制室是一点儿都坐不住了,摘下耳机,马上站起身来,朝着区域管制室的一个角度厉声喊道:“程远,赶紧联系军方,让他们停止在东经八十四度三十六分,北纬四十一度二十三分的炮射区。”

那个叫程远的同事一愣:“怎么了?”

“怎么了?”区域管制员吼道:“有一架蓝天航空的飞机从九千八百米正在一路俯冲马上就要到炮射区的顶端了,你赶紧联系军方。”

程远哪里敢怠慢:“我这就去!”

吩咐完同事,区域管制员还在继续呼叫蓝天9211,可是依旧如泥牛入海,半点儿波澜都没有。

区域管制员望着雷达上飞机周围的危险天气,他的脑海里逐渐凝聚起来一个非常不好的念头。

客舱内,前期飞机虽说偶尔比较剧烈的颠簸,但是还都是可以接受的范围。但是,就在一阵强光和彷佛是雷声的动静后,还未等众人搞清楚状况,飞机就好像被一只无形巨手狠狠按压下去。

其势之粗勐,之突然,让得一些没有系紧安全带的乘客几乎身子微微腾空,屁股已然是离开了座椅上,只是由于安全带的固定,才是没有发生危险的情况。

一时之间,稍稍寂静下来的客舱就被鬼哭神嚎给彻底淹没了。然而,此刻乘务员也无力维持客舱的秩序,她们同样对于如今的情况不明所以,那种未知的恐惧同样在侵袭她们的心神。

位于后舱的夏疏月感觉更为明显,她感觉现在不是在坐飞机,而是在坐过山车往下俯冲。

“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二号乘务员又惊又怕,她也是飞了很久了,哪里见过此等阵仗?

夏疏月双手紧紧地抓着肩带,她默默地低着头,极力地想要压制自己内心的恐惧。然而,没有人在俯冲而下的飞机上真的能保持冷静。

可就在夏疏月心神剧颤的时刻,耳朵微动,她勐地抬头向着四周张望。

二号乘务员也是发现了夏疏月的动作,即便心里也是害怕得紧,可还是问道:“怎么了?”

此刻,夏疏月脸上不再是恐惧,而是迷茫与不解。

“姐,你听到了吗?”夏疏月侧耳倾听着。

二号乘务员看夏疏月这样子,疑问道:“什么啊,你听到什么了?”

“嘎吱嘎吱的声音。姐,你听不见吗?”

二号乘务员越发不解:“嘎吱嘎吱的声音,那是什么?”

“就好像金属挤压的声音......”

“金属挤压?”二号乘务员原本不太理解夏疏月的描述,可是突然之间,她的眸子瞪得滚圆,她想到了一个可能,一个会让她们瞬间葬身的可能。

只听她低声喃喃:“这声音,难道是......”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