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游戏小说 > 龙族:最终冠位指定 > 第二百五十六章:拍卖会全文阅读

第二百五十六章:拍卖会

“你们确定这次不会来滨海招生?!”

路明非瞄了一眼手机上的信息,不过他没有立即回复,因为房间里还有人在向他报告工作。

“因为去年会长获得自由一日冠军的,今年的自由一日活动举办将有我们负责举办。”办公桌对面,狮心会副会长之一的苏茜正在报告。她的身边,还有会长的代理秘书陈墨童正在记录。

“目前没有听说要去那里招生。”回复了一下信息,路明非问苏茜,“自由一日的话,不是新生入学后才举行的吗?”

“是这样的没错,”苏茜点头,“但是因为这是涉及到全校学生的大活动,所以主办的社团要提前好几个月敲定好活动的内容,并在这个学期内通告给全校的社团,好让所有人在下学期到来之前准备好所有自由一日的所需的物资。”

路明非觉得有些头疼,社团活动什么的,对他来说真的是不擅长。这是拥有了狂猎神核也无法改变的是,要是以“狂猎”的做法,大概会让他们聚在一起打一架吧?

“社团内没有专门负责这个部门吗?”但是他还有手下,狮心会下面还有数个部门,不可能一个方案都想不出吧?

苏茜犹豫了一下,与她一起进来的陈墨童解释道:“有倒是有,但是他们给出的方案有点太过于老旧了。缺乏新意的话,学生们可能不会买账的。去年学生会的方案,就获得了全校学生的一致同意,我们好歹也是一百多年的老牌社团,可不能让人瞧不起了。”

作为会长的头号小妹(自认的),她有必要考虑到自家社团的脸面,就算她的方案被组织部的看了一眼后就丢到一边。

路明非食指敲击着桌子,手机上又接收到新的短信,但他没有立即打开。明明这事因该由楚子航负责的,从下就是“别人家孩子”的楚子航,几乎是仕兰中年每年校庆必定登台的一人了,校长可能会缺席,但他一定不会。

不过因为自己缘故,他这段时间都在忙着“共鸣”不见人影,助理团的几人也是,在狮心会也担任他助理的零也是。

“在无人岛藏下宝藏以及设下陷阱,投放全部学生前去寻找怎么样?考验生存能力与探索能力。”

“额,学院附近没有那么大的岛屿,山岭的话学院周围可以用,但是太过靠运气的话,可能会有人不满。”

“沙漠障碍公路赛怎么样?在跑道上设下各种关卡,穿过关卡才能继续前进。穿过关卡的时间也会淘汰不少人。”

“这个也有人提起过,但是因为小光头……咳咳、曼施坦因教授的缘故,想要对道路进行改装可不好弄。”这是陈墨童说的。

“那就……”

两人带着许多候选方案离开了,路明非揉揉头,除去楚子航和零。另一个副会长兰斯洛特带上狮心会的在校成员外出对那些冒出来的邪教团体大杀特杀的。

因为“青铜事件”的缘故,狮心会从上到下就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光靠他带领做出来的成绩,甚至隐隐的和凯撒两相对立的感觉。

所以,目前社团内的所有事宜,除了苏茜,就是由他本人亲自负责的,虽然好像原本就该是这样的。

“我可是准备了两个学期的时间,打算给那些欺负人的家伙好看!结果他们不来了,气死我了!”这是苏晓樯后面的信息,这件事她从去年的暑假就一直惦记到现在,可以看的出她对学院那波陪跑操作的不满。

路明非发过去一个节哀的表情,大部分的在野未觉醒混血种,在诺玛的主机里几乎都有备份,等待时机到了就会去招收。而普通人就算再怎么努力,也无济于事,他们甚至都不知道学院的网址都是假的。

“算了,反正本小姐也不是非要你们学校不可,以本小姐现在的风光,哪所学校不是跪着要?”像是想通了,又或是明白这根本不是自己可及的东西,苏晓樯算是抱怨了之后就下线了,她那边现在也到了休息的时候。

给手机充上点电丢在一边,苏晓樯扑到床上,用手发泄一样的捶着枕头。她表面上说是不在意,但其实还是不甘心。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不甘心,或许是觉得没任何人和他斗嘴不开心?可路明非性格早就变了,一副成熟的样子比师兄还像是仕兰杠把子的样子,好像只有她一个人还没有长大一样。

可不甘心又怎么样?那个卡塞尔学院从去年那一次之后就没有露过面,路明非和师兄回来后也是神神秘秘的,没待上两天就急匆匆的走了,就连说好的同学聚会都鸽了。

而且据她所知,滨海市内也不只是只有她在惦记这个神秘的学院。想要了解高中时的遗憾,追着楚子航过去的女生们先不提,光是他们滨海富二代里的“杠把子”,滨海龙头企业黑太子集团的太子爷邵一峰,前段时间也在吵吵囔囔的要去卡塞尔学院,说是去找什么师姐。

黑太子的老板自从看了什么《三代养成一个贵族》之后,就痛心疾首的把年幼的邵一峰送去欧洲,接受贵族教育。然后在不久前,他听闹腾的邵一峰说,卡塞尔学院可是贵族学院中的贵族,无数名门子弟,天之骄子跪着求都进不去的那种。

加上他正好听说过前段时间滨海市学生团体中闹得沸沸扬扬的面试事件,就觉得这样特立独行的学院才配得上他心中贵族学院的样子,于是就托了多方的关系,想把儿子送进去,圆了他的贵族梦。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耗了不知多少精力打听,他们就连卡塞尔学院的大门都没看见。倒是德国的卡塞尔大学又遭了殃,继去年夏天之后又被无数波人问了一遍又一遍。之后就是邵一峰被撵回之前的大学,黑太子的老板就当没发生过这件事。

叹了口气,苏晓樯没精打采的走出房间倒了杯水,然后她就看见了一个信封。这个信是燕京来的,收件人是她的爸爸,她猜测这大概又是那个合作伙伴的宴会邀请之类的。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yeguoyuedu.com 安卓苹果均可。】

“为感谢各位对凤隆堂一直以来的支持,小店决定举行一场拍卖,其中会有我好友提供的来自罗曼诺夫王朝的文玩,各位如果感兴趣,还请六月……”

这是一封邀请函,路明非刚收到的,是叔叔在老家那边收到后拍给他的。叔叔一开始时也觉得纳闷,他虽然自认为品味不错,最近也是加薪升职的开始走运,但是这样高级的文玩什么的就太超出他的承受范围了。

他重看了一遍才发现,这个邀请函不是给他的,而是给他五年间不知道跑哪儿的哥哥的。

路爸的专业是考古学,至少在以前的路明非的认知里是这样的,所以会认识一些文玩圈子里的人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发出这个邀请函的人可能也是不知道他们现在在哪里,所以就直接发到了叔叔家。

给了一个学院对外的地址,路明非让叔叔把邀请函寄过来给他,再把发信人还有那个拍卖的地址给了苏恩曦,然后就陷入了久久的沉默之中。

路鸣泽的存在、被永恒之枪贯穿的巨龙、S级的至高血统、脑中不时闪过的关于助理团的回忆……这些都在给他的父母蒙上一层神秘的面纱。梅涅克有说过,卡塞尔学院会找上他,全是因为校长受路鸣泽影响的缘故,EVA的底层指令估计也是他搞的鬼。

或许他的父母真的在这个学院待过,但是他们的一切痕迹都被抹除了。如果真有人知道什么的话……那大概就只有校长了。

……

副校长骂骂咧咧的离开了,离开前还大呼昂热这老家伙只会压榨手下,然后顺走了酒柜里的一瓶酒。

办公室再次陷入安静,久久的沉默之后,昂热打开了电脑,点开了一张照片。这是在他醒来之后就出现在他个人邮箱里的,发件人名字被屏蔽了,但是他也知道那是谁了。

“拍的太丑了……”他这样嫌弃到,但是嘴角却是带着笑。

沉睡的老人和他年轻的朋友们,这张照片怎么看都觉得很违和,不过他很喜欢。如果老人醒来,和他的朋友们加入到搞怪的队伍中去就更好了。

打开酒柜,拿出副校长临走前依旧念念不忘的酒水。取出八个高脚杯围成一个圆,他一一的向杯子里倒上酒水。

放下空酒瓶,他端起一杯酒杯,面带微笑的就像百年前狮心会成立的那一晚一样说:“敬将要改变世界的我们!”

但是……无人应答,就连桌上的酒杯都没有人端起。

昂热保持举杯的动作不变,像是庆祝的表情却是慢慢消失。果然,他们确实已经……

“卡察!”快门的声音响起,微微张着嘴的昂热转头,看到的是拿着不知道在哪里顺来的数码相机,正对着他的老虎。

他耸耸肩:“我在给你重拍,是你说的拍的难看的。”

“比起以前就喝多了的那些酒,我们更喜欢新鲜一点的东西。”梅涅克伸手搭在他的肩膀上,手里的是刚在冰柜里拿的可乐。为了某些不喜欢喝茶,也不喜欢喝酒的学生,昂热特意在冰柜里放上了一些年轻人喜欢的饮料。

“凉茶也有一番风味。”风味路山彦端着桌上的茶壶回来。烟灰拿起烟柜里面的正宗古巴雪茄闻了闻。鬼则是摆弄着透过窗户伸进来的树枝,上面的鸟而一蹦蹦的,丝毫不害怕她。

梅涅克笑了笑,拿可乐的易拉罐和昂热的高脚杯碰了一下:“敬现在就会改变世界的我们!”

没有盛大的场面,也没有眼泪或是大声欢呼。不是在梦里,也不是在危险的战场,他们就这样重逢了,就像许久不见的老友一般……虽然本来就是这样。

“你们现在所看到的学院,其实并不是完整的样子。在上世纪末,千禧年将近之时。学院遭到了一次分裂,秘党的势力也因此化为两半。”昂热坐在沙发上,周围围着的是他过去的友人们。在于他们一一拥抱之后,他说起了这座学院的事,一些即使是EVA也不知道的事。

梅涅克叹了口气,语气中全是惋惜:“分裂吗?这或许是必然的吧,最初的秘党是由各个屠龙家族一同成立的。而高阶龙族都在沉睡,没有共同敌人的现在,这些事的发生可能是迟早的。”

“不,不是你所想的那样。”昂热摇头,“他们并不是因为内部矛盾才会选择离开,而是觉得敌人过于强大不可战胜了,所以才会选择其他的道路,其他可以延续人类文明的道路……”

他拿过一张照片,上面的是狮心会最初的八人。伸手抚摸着上面没有到场的最后一人,他喃喃的说:“……如果可以的话,我也希望你是这样的。”

……

不知有多少岁月的胡同深处,一间挂着破旧招牌的古董店里,老人面色如常的接通电话:“我已经按照你说的,将所有的邀请函都发出去了。”

“林,你真是我的福星。我刚到华夏时你就帮了我,到了现在你还愿意帮助我。”对面的人笑呵呵的说。

林姓的老人神色不变:“我不和你玩友谊的这套,你我都是生意人,更是个有野心的人,所谓互相帮助不过是互相做买卖而已。我帮了你不过是卖给你人情,别忘了还。”

“真是不讲情面啊,明明我们当初相处得是那么的愉快,我的华夏名字都还是参考你的姓氏起的。”对面的人笑了笑,然后突然冷了下来。

他低沉的说:“还有别忘了,你的‘生意’……可是我帮你撑起来的。”

气氛一瞬间冷住,隔着电话的林姓老人似乎都能隔着万里的距离,感受到来自西伯利亚雪原的低温。

不过他可不怕这个:“哼!别装模作样了,布林,你我只是同事,不是上下级。答应你拿‘货’来这边售卖的请求,本身就会惹来他们的不喜,我也会冒不少风险。这是我对你的忠告,不要仗着他们自以为的了解,做一些小动作。”

“好吧。”对面叹气,“我承认,是我这边的点意外,我这次的拍卖有几个有实力的熟客出了意外没有到场,导致还有几个货物没有拍卖出去。我这边业绩要是不达标,可是有麻烦的,欧洲片区的那家伙巴不得见我吃亏,其他地方又太远,现在可是只有林你能帮我了。”

林姓老人毫不留情的说:“我会按规矩做事,人情已经卖出去了,但是货物的分成我还是要收下的。扩展的新客户也是我这边的资源,你不能越界让他们过去。”

“当然,那是你应得的,我这边刚好也有个错过拍卖的新客户想要了解一下情况,正好交给你了,你可记得帮忙招待好哦。货物这边已经准备要发出,会在你确定的时间之前到达,剩下的就交给你了,我相信你不会让我失望的……”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