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游戏小说 > 诸天之百味人生 > 第三百四十二章 翻脸!(求全订)全文阅读

第三百四十二章 翻脸!(求全订)

本来想坑华十二一把的麦克,见到计划失算,终于不复刚才的冷静,起身怒道:

“韦吉祥,你以为毒品工厂的事情我们查不到吗?”

华十二转身朝麦克道:“这位警官,说话要讲证据的!”

他说完,朝一旁的梁仙蒂道:“看在梁律师你的面上,我就不追究你男朋友诽谤我的事情了!”

说完摆了摆手,转头就走。

麦克见华十二那嚣张的样子,随手将刚才录的口供摔在办公桌上,发出彭的一声。

梁仙蒂见自己男友这个样子也有些心疼,但从理智角度出发,她还是提醒道:

“麦克,我知道韦吉祥不一定是好人,但从今天这个事情上来看,很明显就是你想坑他,我理解你想要抓坏人的心情,但于公于私,我都希望你身为一个执法人员,能够按照规则办事!”

她是一片好心,可麦克今天计划落空,被耍了一通不说还断了一根手指,现在他女朋友不但亲自来保释韦吉祥,然后还对他说教。

所以往日在梁仙蒂面前,向来表现出谦谦君子一面的麦克,终于爆发了,大吼的道:

“你是在教我做事吗?”

周围警局的同事都朝这边看来,便是走到门口的华十二,都停住脚步,转过来充当吃瓜群众。

梁仙蒂第一次被男友如此对待,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但还是冷静的劝道:“麦克,我是为了你好,你这样做事,很容易出问题的!”

说完再也控制不住情绪,泪洒当场,转头跑了出去,出门的时候要不是华十二闪的快,就被撞上了。

华十二转头看了一眼麦克,后者也在看他,两人目光在空中相遇,无形中好似冒出了火花。

“靠,玩什么眼神杀!”

华十二眨了眨眼,确定火花是幻觉,朝麦克竖起大指,然后慢慢扭转朝下。

说起来华十二是尊重执法者的,无论古今中外,只要一心为公,都值得尊重,作为曾经的锦衣卫,他也对犯罪分子深恶痛绝。

但这种不分青红皂白就做局坑人的,可得不到他的尊重,皇家警察而已,真以为是锦衣卫啊,为所欲为!

还没走出警局,刚到门口就见梁仙蒂站在走廊上,低着头,用头顶着墙在那哭泣。

之前阿全、神沙等一众小弟全都被带回警署,现在只有那个撅断麦克手指的戴维被警方以袭警的名义关押起来,这都是梁仙蒂的功劳。

说起来华十二还要感谢这个哭鼻子的大律师。

华十二想了想,走过去对用头抵着墙的梁仙蒂,啧啧两声:

“铁头功练多了会秃顶的,疼哭了还要顶墙,何必呢,万一以后你真秃头了,那就不是美女大状了,那就是秃头大状了。”

“韦吉祥!”

梁仙蒂现在委屈的要死,刚才就是为了这个家伙和男朋友吵架,现在这货还跑来说风凉话,她顿时转身怒视着对方。

华十二拿出一张纸巾:“诺,擦擦吧!”

“我不用你假好心!”

梁仙蒂自己用手擦了一把眼泪,转身就走。

华十二想了想,跟在后面,等出了警局大门,开口说道:

“就刚才你男朋友说的那件事情,有没有兴趣聊一聊?”

梁仙蒂转身看向华十二,眼神里有怀疑还有警惕。

华十二指了指警局对面不远的一家咖啡厅:“就那里吧,我有些事和你谈谈!”

梁仙蒂见就在警局对面,警惕心稍减,同时身为律师,她也好奇想要听听自己的这个社团当事人,想要说些什么。

咖啡厅里,华十二找了一个僻静的位置,请梁仙蒂坐下,然后就把自己怎么被太子算计,怎么想办法脱身的事情讲了一遍。

梁仙蒂狐疑的看着他:“你说的都是真的?”

华十二点头,他用汤匙搅动咖啡,目光深沉的望向窗外:

“当然是真的,我现在和那家工厂半毛钱关系都没有,我只是想让你帮我分析一下,如果那工厂的桉子发了,我还会不会承担责任?”

梁仙蒂沉吟了一会,然后看了看周围,见没人注意这边,这才低声道:

“按照你的说法,那家录像带工厂在一开始就在制毒了,而你是后来才转让了股份,这样的话,若是对方咬定你是幕后老板,你还是有责任的!”

华十二叹了口气,他也担心这个,转过头朝梁仙蒂问道:

“作为大律师,你说我现在该怎么办呢?”

梁仙蒂斩钉截铁的道:“你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和警方合作,转为污点证人,这样才可以洗清你的嫌疑。”

华十二有些头大的,像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着梁仙蒂道:

“拜托,我是社团的双花红棍,你见到有哪个社团分子转为污点证人之后,还能好好活着的?”

原剧情里,韦吉祥就是转成污点证人,结果虽然脱罪,但还是被人在背后敲头,惨死在法院门口。

梁仙蒂一脸真诚的道:“你要相信警方,麦克人很好的,你只要和他说清楚,警方会保护你的人身安全的......”

华十二直接打断:“你没听过一句话么,叫那啥靠得住,母猪会上树啊,今天就是那个麦克摆了我一道,要不是我聪明,哪还能坐在这里和你喝咖啡呢!”

他说完已经没了谈下去的兴趣,起身道:“我自己想办法吧,律师费我会转给你的!”

说完转身就走了,咖啡却是一口没喝。

梁仙蒂坐在那里,脑海里都是华十二刚才的话,她猜测自己的当事人说的是真是假,然后又再想自己到底有没有助纣为虐。

等喝完面前的咖啡,梁仙蒂这才起身要走,到了门口却侍应拦下:

“这位小姐,您还没结账呢!”

梁仙蒂错愕的指了指门外,刚才可是华十二说请她喝咖啡的,她想问问侍应刚才走的那个人没结账么。

但想想干脆又不问了,兴许是华十二忘记了呢,两杯咖啡而已,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梁仙蒂拿出钱包,直接问道:“多少钱?”

侍应微笑答道:“五千八!”

梁仙蒂差点觉得自己出现了幻听,脱口问道:“多少?”

那侍应再次回答道:“承惠五千八百港元!”

梁仙蒂登时秀眉一簇:“你知不知道我是做什么的啊,我是律师啊,你们这都涉嫌消费欺诈了,我要看看消费单据!”

侍应半点不见紧张,拿过一张打印的清单来交给梁仙蒂,同时介绍道:

“这位女士,你们喝了两杯咖啡一百块,那位先生临走的时候,打包了一些甜点,两瓶拉菲,还有五盒杜蕾斯!”

梁仙蒂都惊呆了,她惊愕于华十二的无耻程度,还惊愕于这咖啡厅的销售范围,她质问道:

“你们这是咖啡厅,怎么会有杜蕾斯卖的?”

侍应生一指咖啡厅的一个角落,上面不但有粉红色装饰,还有一些情趣用品销售:“我们这是情侣咖啡厅,自然会为广大情侣顾客提供最为便捷的服务!”

“韦吉祥你个王八蛋!”

梁仙蒂欲哭无泪,从钱包里拿出信用卡;“刷卡!”

华十二这边已经坐计程车回到了车行,此时阿全、神沙,还有其他小弟都已经回来了,见他回来立刻招呼道:

“祥哥!”

华十二将打包的甜点和红酒往桌子上一放:“都没吃饭吧,给你们带了点东西!”

这些小弟顿时纷纷道谢争抢起来,华十二先把杜蕾斯收了起来,最近半岛酒店和公屋两头忙,他得注意一下,如无必要,别再弄出人命来了。

阿全和神沙看到杜蕾斯的盒子,都一副我们都懂的贱笑,让他一人踢了一脚,然后说起正事道:

“对了,太子那边我感觉有些不怀好意,丧波那废物在干什么,怎么到现在还没有动手?”

阿全一边吃着蛋糕,一边回道:“丧波那边我让人盯着呢,他最近收了不少小弟,可能就要有所行动了吧!”

他说完神色有些复杂的问道:“祥哥,我手下那个戴维.....”

华十二对于阿全也不隐瞒自己的想法:

“我怀疑他是条子那边的鬼,所以试一试他喽!”

“袭警可是重罪,至少得蹲个几年,若是他真背叛了,那就不是,他的安家费我出了,等他出狱扶他上位,若是他过几天就被放出来,或者被允许保释,那他就是有问题了.....”

其实华十二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是笃定那个戴维,很快就会被放出来了。

他说完招呼道:“太子约我去砵兰街洗三温暖,你们慢慢吃我去看看那边搞什么鬼!”

阿全和神沙立刻放下手里的蛋糕,擦了擦嘴:“祥哥,我们跟你去!”

“不用,太子那个怂包能把我怎么样,你们就在这等我电话吧,要是有事我会打电话找你们去办!”

华十二说完将自己摩托车推出车行,戴上头盔往砵兰街驶去。

有组织罪桉及三合会调查科的审讯室里,麦克一脸审视的看着对面嫌疑人位置上,有些局促不安的戴维。

半晌,麦克摆了摆手,吩咐周围的伙计:“你们先出去,我单独和他聊聊!”

几个伙计点了点头,转头出了审讯室,其中一个给了戴维一下,警告道:

“老实点啊!”

等这些人出去之后,麦克这才站起身,拿出一根香烟递给戴维,等对方点燃吸了一口,这才举着他那根一指禅,喝问道:

“你是怎么想的,居然对我下手?”

戴维有些歉疚的道:“SORRY,SIR,投名状嘛,韦吉祥说让我对你动手,事后开香堂收我入门,我要不敢动手,那即便不暴露身份,事后也难以接近韦吉祥了。”

麦克闻言这个郁闷:“那你给我一拳好了,你撅我手指头干什么!”

戴维抱怨道:“SIR,你以为我想的么,那个刀疤全啊,给了我一把刀让我给你放血,两者相害取其轻么,我撅了你手指头,总比你现在躺在医院要好吧!”

麦克听完一怔,愤恨道:“真是无法无天啊!”

说完他也理解了戴维的境况,这才语气缓和下来,问道:“你都跟刀疤全一年了,有什么收获啊!”

“之前没有,不过这一次动你之前,韦吉祥说要是我交了投名状,不但开香堂收我入门,还让我去负管理工厂!”

麦克眼镜一亮:“工厂?什么工厂?”

戴维耸了耸肩:“这个韦吉祥没说!”

麦克来回渡步,沉吟道:“根据我们掌握的情报,韦吉祥名下,就只有之前那一间录像带工厂,应该就是那个了,哼哼,这一次我看你怎么死!”

他朝戴维道:“这一次扣留你二四十小时,然后叫人把你保释出去,等你去了工厂,咱们就里应外合,立刻对工厂动手,同时抓捕韦吉祥!”

戴维嘴唇动了动,他很想和上司说,跟了韦吉祥一年,觉得他这种落魄老大不是那种制毒的人,但又想到韦吉祥提到的工厂,看着面前自家长官,那兴奋到红眼的样子,干脆把想说的话又咽了回去。

砵兰街人称‘声色犬马、龙蛇混杂’之地,是没有港英政府认可的红灯区。

砵兰街上除了戏院、唱片店、洋服店、长生店、皮革店、烧猪店、道堂、杂货铺等各类正当商铺之外,一些银色产业,如夜总会、三温暖的招牌,从街头可以排到街尾,港岛各大社团都在这里设有相关产业。

洪泰虽然是夕阳社团,但主要势力就在观塘、油麻地,是以因为地理的便利在砵兰街也有几家产业,其中就包括太子名下的一家三温暖。

华十二刚将摩托车停在三温暖门口,也不用小弟泊车,直接将车挡在正门,上锁之后就下车往里面走。

有不认识他的洪泰小弟,见到有人用机车当门,立刻跑过来喝骂道:

“喂兄弟,找事是吧,赶紧把车弄走!”

华十二懒得理会继续往里走,那小弟立刻就要翻脸动手,结果被赶过来的大堂经理拦下,然后笑着招呼道:

“祥哥,您来了!”

华十二点头问道:“太子呢?”

“太子在上面等您半天了!”

华十二在下面换了衣服,把自己的东西都锁在储物柜里,然后在腰间围着一条浴巾就上了二楼。

二楼是淋浴和浴池,华十二一上楼,就见二楼根本没有别的顾客,都是洪泰的小弟,足有几十号人,都围着浴巾站在两侧,露出精装的上身肌肉。

见到华十二上楼,这些人都点头招呼道:“祥哥!”

华十二点了点头,一眼就看到最里面的浴池里,太子和一个背对着他的人泡在里面,见他进来正冷冷的看着他。

随着华十二的走近,太子露出笑容,招手道:“阿祥,我和豹荣都等你半天了!”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www.yeguoyuedu.com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这时候那个背对华十二的人,从池子里转身看来,正是头上抱着一块纱布的豹荣。

华十二走过去,将腰间的浴巾扯下来,然后进入池子里,笑着朝太子和豹荣问道:

“怎么样,是不是比你们的大啊,自惭形秽了吧!”

“卧槽......”

豹荣直接就要动手,太子朝他摆了摆手,这才安静下来,但还虎视眈眈的看着华十二。

太子用手抹了一下脸上的水,笑容收敛:

“阿祥,今天你得给我个交代,你说你玩期货破产了,可我打听到你特么根本就没欠银行钱,你怎么说!”

华十二直接摊开了说:“是啊,那就是个借口,可又怎样?”

他说着指着太子骂道:“你特么制毒以为我不知道,想坑我,让我顶杠,我特么拿你当兄弟,你拿我当替死鬼啊!”

太子没想到华十二会知道这件事,一时有些语塞,豹荣听到这个消息,一脸惊诧,看向太子:“太子,他说的是真的吗?”

太子此时已经解释不清了,知道说什么都没有,直接翻脸,恼羞成怒道:“给我干他!”

之前那些向华十二行礼的社团分子,此时全都凶神恶煞的冲了过来。

华十二这个无奈啊,直接从水里拿出把手枪来顶在太子头上:“都特么别动!”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