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向老实人宣战 > 514.做局全文阅读

随着最后一个环节——分发随机红包结束,乐园辅导两周年纪念晚会终于进行到了尾声。

特邀嘉宾沉倾城被留下来吃了顿夜宵,开开心心地被顾允送了回去。

今晚对她来说,也是独一无二的浪漫体验。

谁还没有过和喜欢的男孩子一起公开登台献唱的梦想呢?

即使她是人尽皆知的大明星,是万千少男的梦,沉倾城也同样会向往这样的场景。

“老公,你今天真的好帅啊。”

九月的末尾,盛夏已然不知不觉悄悄过去,江城的晚风带着几分微凉。

夜宵过后,大家或多或少喝了一点小酒,微醺后的温桔和顾允都没有开车,是贺璇把二人送回了世纪江尚小区。

小区里亮着昏暗的灯光,温桔挽着顾允的胳膊,深一脚浅一脚地踩着对方的影子,嘴角挂着明晃晃的笑意。

“是吗?”

顾允侧过头,望向温桔水灵灵的眼睛,少女主动向他靠近了几分,睫毛弯弯,眸子里亮晶晶充满了爱意。

一整个晚上,她都在用这样的目光盯着顾允。

“当然了!你唱歌好好听,而且能感受到你有很多情绪在里面,真的好帅!假如我不认识你,还不是你女朋友,肯定变身你的迷妹了......”

温桔俏脸微红,感觉到有些不好意思,侧过小脑袋,用脸颊贴在顾允短袖T恤下摆露出的肌肤上。

“什么意思?我入错行了?是不是我应该也去搞个乐队什么的,说不定还能有女粉丝。”

顾允扬起下巴,差点没笑出声。

“讨厌!人家就那么一说,你还真想去那个那个女粉丝啊!”

温桔白了他一眼,抬起手打开房门,几乎快要挂在顾允身上的她,飞速踢掉脚上的鞋子,瘫在沙发上,长舒一口气。

看起来是微醺,实际她晚上喝了不少,鼻翼两侧的酡红始终没有散去,令她本就精致的桃花脸平添了几分媚意。

“要不,我们来玩个游戏?”

顾允把门带上,换好拖鞋,从冰箱中拿出两盒酸奶,递给温桔一盒用以解酒。

“什么游戏?”

“假如我们还不认识,你是我的女粉丝,现在你会怎么做?”

顾允眨了眨眼睛,开始引导温桔玩起了角色扮演。

诶?

这是什么玩法?

温桔大而明亮的眼睛往斜上方望着他,似乎想从他的眸子里看到些什么东西,看了一会儿,好像这才厘清了顾允的意图。

“哥哥,你的歌唱得真好,可以亲亲我的脸吗?”

温桔伸出一只手牵住顾允的指尖,笑意盈盈。

顾允被她绽放的欣喜笑脸晃了一下,酒后的她不如仙女范儿的时候精美,但霎时间就变得充满了值得亲近的味道。

那种喜悦迅速感染了他,让他也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扶着温桔的肩膀回答:“不合适吧?我已经有女朋友了。”

温桔的笑容定格了半秒左右,马上说:“你女朋友是什么样子的呀?”

“她啊?又漂亮,气质又好,还是个小富婆,我最喜欢她了。”

顾允站起身弯下腰,捡起了茶几上的手机,找出一张温桔的照片对着她晃了晃。

“可你还是有点喜欢我的,不是吗?”

温桔仰起脸,眼底的胆量和信心正随着时间迅速地流逝。

“不然,你也不会这么晚邀请我来你家了吧。”

少女小声说道。

真绝了,这就是女人无师自通的演技吗?

顾允心里暗自惊叹。

“或许吧,谁叫我先一步遇见她呢?反正我又不会和她分手,只能说有缘无分了。”

顾允点点头,满意于看到她双眼发亮的即时反馈。

“我……不就是想要你亲亲我的脸么?这个……难道也算是背叛你的女朋友?”

温桔咬了咬水润的樱唇,抬头说道。

“既然你觉得不算,那就不算。”

“乐意效劳。”

顾允也不装了,抬手抚摸上温桔的脸颊,柔声说,“那,闭上眼吧,第一次免得你太紧张。”

少女眨了眨眼,然后,乖乖闭上。

顾允笑了笑,低头,一口吻住了她半张一线的嫣红小嘴。

“嗯?”

大概是没想到顾允说话不算话,对一个刚刚认识不久的小粉丝下手,会被直接吻住嘴巴。

温桔登时睁开了眼,随后又慢慢眯起,眸中的惊讶很快就被一股浓浓的情意冲澹,哼声中的抵触也少了很多。

顾允抓紧她的手,用力压在单薄的身躯后方,像是把她捆住一样抱紧,然后慢慢侧转头,想要一点点击穿她紧闭的牙关。

毫无经验的女粉丝哪里知道该如何防御,周身上下都被他牢牢控制,心里又早已不知不觉沦陷,只觉满腔甜蜜都想从小小的嘴巴里涌现。

终于,温桔还是轻轻嘤了一声,放开了樱唇间的门禁。

但顾允在这时撒开了她,松手站了起来,用指尖轻轻抚摸着她通红的脸,柔声说:“怎么样,任务算是完成了吧?”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www.yeguoyuedu.com 】

一丝被耍弄的怒意飞快滑过,温桔偏开头,低声抱怨道:“你就是这么对待女粉丝的?我说的……明明是脸。”

“难道你的嘴没长在脸上吗?”

顾允笑着回答。

“流氓,不跟你玩了,玩不过你。”

少女钻进顾允怀中,她的面颊一片潮红,早就睁开一线的眼睛,也尽是荡涤的水光。

“抱我回房间吧。”

......

第二天一早,顾允是被一通电话吵醒的。

不出意外,他和沉倾城的倾情演出,早就被好事者录下来,传到了各大视频网站和微博上去。

沉倾城本就是关注度不错的女明星,再加上最近《湄公河行动》一直在全国各地做宣发,曝光度很高。

大家对她有着相当高的期待值,突然来了这么一个小插曲,只会让人想起,哦对,演员沉倾城是以歌手身份出道的,她唱歌是真的好听,妥妥的实力派。

讨论甚嚣尘上的同时,当晚两人在晚会上唱的这首歌,也迅速蹿红到了各大音乐排行榜的前列,很多人从歌曲中找到了曾经的自己。

除此之外,乐园集团的公关人员昨天晚上连夜加班,出动水军控评和人工审核删帖,只要有关于墨镜男身份的讨论和猜测,一律沉底消失。

虽然不熟悉顾允的人,很难知道这个墨镜男究竟是何方神圣,但对于顾允的女朋友而言,别说戴着墨镜,就算是人群中一个背影,一打眼就能认出来。

这不,大清早八点半,刚刚上班的华诗圆就打来电话。

大多数闲职单位公务员的日常是什么?

到了单位第一件事,先把热水打上,泡上一壶热茶,在氤氲香气中看看昨天的新闻。

女孩子可能刷刷微博,逛逛小桔书,再看看抖乐的智能推送,各大app玩个遍后,再上拼乐园买点日常小物件。

对于区团委这种不算太忙的单位而言,更是如此。

乐园集团给华诗圆解决了大批量辖区无业青年就业难题后,华诗圆的年度计划,完成起来几乎已经没有任何难度。

政绩已经板上钉钉,日常工作有下属解决,她这个副书记当的别提有多舒服了。

今天一大早,华诗圆打开抖乐短视频,第一个推送到自己面前的,就是昨天晚上乐园辅导晚会上,沉倾城和顾允的合唱。

听完之后,华诗圆和大多数观众没什么区别,她第一反应是被惊艳到了,然后,她不由自主地会想一个问题。

他大一就开始创业了,为什么会这么懂一事无成的感觉?

年轻有为,年少多金,永远春风得意,恨不得一日看尽长安花的他,怎么会把一事无成诠释得这么深刻?

明明是喜庆的时刻,顾允为什么偏偏选了这样一首歌,难道这首歌预示着什么?

八点半整,华诗圆提前十分钟到了单位,已经把这个视频反复看了几遍。

她坐在座位上,什么都听不见了,眼睛里只有舞台上变换颜色的灯光。

她反复在心里问:这首歌是什么意思?

视频中的最后一个镜头,戴着墨镜的顾允偷偷闭上了眼睛,唱到了真正触及他灵魂的几句歌词:“真的不想早给你定型,笑我那么的拼命,几年来毫无成绩,地位未有跃升。”

是啊,在这个时空,顾允才真正过着另外一种鲜活滚烫的人生。

而不是一个前世行尸走肉般的十年老科员,一夜一夜地在岁月里老去原地踏步,浑然不知下一站该去向何方。

这就是情绪,一切情绪源于真实。

这首歌的歌词里,有太多只有体会过,生活过的人才能感同身受的东西。

华诗圆不理解,所以她打来了这个电话。

“喂?”

顾允还在迷迷湖湖,半梦半醒之间,他接通了电话。

“歌唱得不错嘛,小顾总~”

学姐黄鹂鸟般清脆的声音从话筒中传来,把前夜透支气力的温桔也吵醒了。

“两周年,我也上去热闹热闹,顺便就请了个特邀嘉宾。”

顾允不动声色地找了个借口,眼角余光瞄了瞄温桔的动作。

还好,这次温桔依然乖乖地窝在他怀里,没有像上次一样插嘴捣乱的意思。

“我有个问题不是很懂哎。”

华诗圆问道。

“你说。”

“就是,我从你的歌声中感觉到,你好像对一事无成特别有共鸣,我不知道我感觉的对不对啊,总感觉你唱这首歌的时候特别走心。”

华诗圆语速快了几分,透露出浓浓的关心:“如果我猜对了的话,是不是你给自己的压力太大了?”

学姐总是能洞悉到顾允的每个情绪。

就连歌声中的共鸣,都被她第一时间捕捉到了。

温桔听到华诗圆的分析,深有同感。

实际上她作为亲身经历现场的观众,也或多或少地听出了顾允表达出的浓厚情绪,只不过她没有华诗圆的这份敏锐,也不会觉得这是会真实发生的事情。

笑话,在顾允这个年纪,出来创业的年轻人尚属凤毛麟角,更不用说他白手起家创下偌大基业。

这样的人说自己一事无成,不是打全世界人的脸吗?

也只有华诗圆能从这份情绪背后,捕捉到顾允的另外一层心理活动。

她的语气中有点低落。

华诗圆不是因为顾允和沉倾城一起登台唱歌不舒服,真正让她大早上打来电话的源动力是,她认为顾允之所以选择唱这个,是因为他心里有着压力,却从来不和自己说。

但是她又想不通,究竟是为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我只是单纯喜欢这首歌而已。”

顾允连忙打了个哈哈,随便湖弄过去了。

他总不能和华诗圆说,自己上辈子一事无成,连和她的交集都没有吧?

这份感同身受,是他两世为人的积淀,也是整首歌情绪上能够打动人心的最大来源。

“好吧,可能是我想多了。”

华诗圆也没追问,两人扯了几句家常,她又像是想起什么一样问道,“对了,我跟你说一声哦,周末我要去倾城家打麻将。”

顾允听了心里一惊,连忙轻轻抬头,观察着温桔的表情,附和道:“打麻将?”

“对哦,贺璇,我,还有沉倾城和盈盈,正好四个人组了个班子。”

“那还挺好的。”

温桔明显是听见了,睫毛微微颤动,顾允已经开始敷衍了。

“好了,不和你说了,办公室汇报工作了。”

和顾允通话了一小会,华诗圆心情不错,率先挂掉了电话。

电话刚刚挂断,温桔就赌气似地钻出了顾允的怀抱。

“人家组局打麻将,她也要打麻将,女人不跟风能死啊?”

一天的好心情都被华诗圆无心之举破坏了,温桔都起小嘴,直勾勾地望着顾允。

这种事情顾允也没什么办法可言,毕竟打麻将是四个人的事,人家能喊三个人陪玩,他能怎么办?

“......这个,实在不行,要不我让贺璇周末加个班?”

“你脑子坏了?人家都提前和你打招呼了,你还让贺璇加班什么意思?故意把局拆散就没劲了。”

听到顾允的馊主意,温桔更生气了。

“......”

顾允被噎住了。

“不过你这么一说,我突然想到一个思路。”

温桔转过头,理智总算浮上水面,她抿起嘴,像是想到了什么好主意。

“我和璇璇商量下,叫她周末突然有事放鸽子,然后三缺一的情况下我刚好出现,这个局,她华诗圆总不会不敢和我打吧?”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