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游戏小说 > 九尾之夜,我一拳打爆尾兽玉 > 第244章全文阅读

——————

——————建议别看,只有两千正确字数,剩下的没码完,刚下飞机,先顶着。

建议中午看,今晚都不一定改的完

“你们四人就回到忍者学校吧,等明年再进行毕业考试,正常分班,也可以再次报考特战班,不过还是要三思而后行。”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咪咪阅读,www.mimiread.com 安装最新版。】

对于没有通过考核的学生,永泽倒也没有什么看不起,表示他们明年也可以还来,不过要三思而后行。

“希望你们在复读的一年中能努力修炼,有所精进。”

“谢谢永泽辅佐的教导。”

四人都低着头说着,有些羞于见人的味道。

大部分人都通过了考核,只有他们四个没有通过,他们只恨自己不会土遁,不然就可以直接钻入地下了。

虽然没有人对他们指指点点,也没有人发出笑声,但是他们感觉自己没有脸去面对自己的那些同学。

最后,在永泽表示他们可以离开之后,四人逃一般的迅速跑了回去,仿佛后面有着什么凶猛的忍兽在追逐他们。

处理完没通过考核的人,永泽就和宇智波正人一起带着通过考核的学生们走到了特战班的基地内。

特战班的基地的所在位置就是在九尾之夜被阿飞所破坏的监狱,不过是在清除监狱废墟之后再扩建了一番。

这个监狱,是木叶用来关押比较严重的罪犯的监狱。

木叶还有另一个监狱,那就是宇智波所掌控警务部掌管的监狱,一般用来关押一些违反治安规定的人,主要用于短期的拘留。

由于监狱里的犯人都被杀了个精光,监狱也毁的差不多,暂时对监狱的需求不大。

加上这个监狱的位置十分偏僻,附近森林中还有许多毒虫猛兽,永泽觉得很这里很适合作为特战班的基地,就要了过来。

正好那时候四代基地也在火热建设当中,就一起把特战班的基地也给建好了。

特战班的基地最外圈是将整个大基地围起来的围墙,只有一个大门,大门上面霸气的写着特战班这几个字。

进入大门,是一片很大的空地,空地通过一些白线划分了几个不同的训练区域。

学生们进入大门之后,很快就看到了之前在学校进行呼吸法演示的几位培育师。

按照永泽的指示,学生们都培育师们所在的那块空地上集合。

永泽站在学生们的面前,五位培训师则是站在永泽的身后。

“虽然你们可能通过各种渠道对我们都有一些认识,但是在这里还是重新进行一下自我介绍。

我的名字是藤原永泽职位有很多,不过在这里,我是特战班的班长,你们只用记住这一点就行了。”

“我是宇智波初美,擅长炎之呼吸,想成为我的弟子的话,就做好辛苦训练的准备吧。”宇智波初美严肃说道。

“我是宇智波稻火,同样是炎之呼吸的剑士,我不允许我的弟子出现庸人。”宇智波稻火挂着宇智波标准高冷脸说道。

“我是宇智波正人,我的要求没有两位前辈那么严格,但是如果差太多会让我很没面子,所以请努力吧。”宇智波正人笑着说道。

一下连续三名宇智波的炎之呼吸剑士同时表示会严格训练弟子,瞬间就把学生们都镇住了。

刚刚通过考核的高兴也淡了一点,因为,他们感觉到了,这次加入特战班,搞不好是加入了地狱版的忍者学校。

不过永泽倒是挺高兴,大家的斗志很高昂啊,这很好,大家都为木叶的繁荣强大而奋斗,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

“我是白云早间,是风之呼吸的剑士,我希望我和我的弟子能共同进步,因为我之前没有过教学经验,大家要慎重选择。”

相比较三名宇智波,白云早间就显得腼腆一点,有点不是很自信的感觉。

不过他的话成功让忍者学校的学生们松了口气,看来也不是也是培育师都是一个性格。

果然风都是温柔的啊,看看这话说的,和弟子一起进步。

“老朽名为丸星古介,是水之呼吸的剑士,比不得前四位年轻培育师年轻力壮,只能是说尽力而为吧。”

古介笑眯眯的说道,那慈祥的笑容犹如邻家老头。

“接下来,你们可以选择自己心仪的培育师了,还有什么问题吗?”

在所有的培育师都做完自己的自我介绍之后,永泽问道。

“可以选择永泽班长你吗?”人群当中一名穿着带有宇智波族徽的学生开口道。

他叫宇智波勇,是这次参加特战班的两名宇智波其中一个。

在宇智波勇看来,既然要学,就和最强的人去学,如果能选择永泽,那当然要选永泽所以他勇敢的直接问了。

永泽想了想,然后露出笑容道:

“当然可以,不过我这一期只准备收一位弟子,那就是第一个通过考核的人,只要你们能够打败他,就能成为我的弟子。

我只能说要抓住机会,以后我不一定会在特战班中招收弟子,除非他的天赋足够高,高到能继承我的日之呼吸。”

“谁是第一个通过考核的人啊!”

“第一在哪!”

瞬间场面就被永泽所引爆,纷纷向周围的人询问第一个通过考核的人是谁。

虽然他们心中有很多疑惑,比如不是只有五种呼吸法吗,日之呼吸是什么呼吸法。

又或者,明明只有五位培育师,为什么不是每个培育师一种呼吸法,有着三名炎之呼吸的剑士,却没有岩之呼吸和雷之呼吸的剑士。

但是,这一切都不重要,成为永泽辅佐的弟子诶,这是多么难得的机会,只要战胜一个和他们一起毕业的家伙就可以了。

看着这样火爆的场面,人群当中的药师兜傻眼了。

什么情况,永泽这做的是人事?直接给他拉了一大波仇恨,他只是一个刚上完一年级的小孩子啊。

“我记得疾风那小子好像醒的挺早。”一名学生突然说到。

瞬间所有人的视线都放到月光疾风的身上,把月光疾风都看的有点发毛。

“咳咳,不是我啊,我一醒来就看到兜站在永泽辅佐他们那边了。”在心中对兜说了声抱歉,月光疾风说出了他最初看到的。

他只是一个向往风一般自由快乐的普通男孩,选白云早间就够了,不需要去拜师永泽,所以月光疾风果断把兜卖了。

药师兜:……

之前还聊的挺好,居然那么快就把他卖了。

——-——————

——--—————未改好

卡卡西点了一瓶酒一点小菜,假装喝酒,实则是一点一点倒在了地上,他还没成年呢,可不能喝酒。

酒馆之中,各种谈论争吵的声音汇聚在一起,营造出了一种热切的氛围,在这种氛围之下,再加上酒精的刺激,人很容易上头说多。

一名草忍兴奋的拍着桌子,喝了杯酒道:“他么的,岩隐那群逼崽子终于和木叶那帮傻吊签订和平条约了,战争也算过去了。”

旁边也有一名草忍感叹道:“是呀,战争总算过去了,岩隐和木叶打架,我们草忍反而还要遭殃,真是操蛋。”

砰!

不远处的一名草忍猛的拍了一下桌子,怒道:

“你们这些人,总是把希望寄托给那些大忍村,要我说,战争就是不能停,让那些五大国打出狗脑子才好,我们草忍才能有机会超越他们。”

旁边有不少草忍也纷纷附言道。

卡卡西看见了这一幕,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

好像,草忍村也并非铁板一块,既有支持战争的,也有反对战争的,就是不知道草忍村首领是那一派的。

不过以草忍派遣暗部截取资料的行为来看,卡卡西觉得恐怕是前者。

清晨,卡卡西走出小旅馆,此时的街上人还很少,带着一丝冬意的秋风吹得街上行人纷纷打了一个哆嗦,后悔出来的时候没多穿一件。

但是这带着冬意的秋风却影响不到卡卡西,因为他虽然小,但毕竟是忍者,体质很强还有查克拉。

变幻成普通草忍样子的卡卡西今天的任务也是探查普通草忍对战争的态度。

昨天去了酒馆和医院,今天的卡卡西准备混去训练场之类忍者修炼的地方去试试。

这种调查,是不能以偏概全的,必须得扩大调查人群。

但问题是卡卡西不太清楚草忍这边是什么个情况,是和木叶一样有村子建立的训练场,还是自己随便到哪练。

如果是后者,那他今天可能得辛苦一番了,还得花费时间去寻找。

相比较酒馆打探消息,这个难度就高的多,酒馆默默的听就行了,而今天他应该得自己去搭讪引导话题。

还好目前和平条约是属于爆火忍界的状态,他提起也并不突兀。

在草忍清冷的街道上,卡卡西意外的看到了一抹红色身影,是昨天他在医院碰到的漩涡一族流落在外的幸存者。

卡卡西微微皱眉,她好像被街上的醉汉给缠住了。

漩涡花玲看着眼前走路东倒西歪的男人,声音带了一丝哭腔:“还请不要缠着我了,再不去医院,等下又要被井上医生给骂了。”

但是醉汉仿佛出现了选择性失聪,依然左右摇摆着挡住漩涡花玲的路,嘴里含糊道:

“来陪本大爷去和喝一杯怎么了,你不会以为本大爷已经醉了吧,告诉你,我可离醉远着呢。”

卡卡西左右看了看,有的行人仿佛没看见这一幕照常走着,有的还露出感兴趣的神色,一副饶有兴趣的观看着。

很明显,没有人想为这名村外人出头。

卡卡西面无表情的走上前,看着醉汉道:“你是想死吗,敢挡着本大爷的路。”

醉汉看到卡卡西头上的草忍护额,立马被吓退了好几步,然后连忙道歉道:

“忍者大人对不起,小的这是喝酒喝糊涂了,居然不小心挡到了忍者大人的路。”

卡卡西心中冷笑,你这是选择性醉酒啊。

卡卡西没有可惜,直接骂道:“知道还不快滚?”

“是是,小的这就滚。”醉汉立马就溜了,速度快的仿佛在进行百米赛跑,完全没了刚刚走路都要晃两下的样子。

逃跑中的醉汉心中暗骂,今天运气真不好,本来听说村里来了一个红头发的漂亮女人。

想着对方无依无靠他能不能占点便宜,结果居然碰巧遇到了赶路的忍者,真是倒大霉了,可恶的红发女人!

卡卡西环视一周,瞬间看戏的人也都一副有急事的样子,加快了脚步。

花玲一脸感激的看着卡卡西道:“忍者大人,谢谢你,您叫什么名字。”

卡卡西想了想,开口道:“我?我叫卡卡东。”

“以后有时间一定好好感激您,但是我现在真的有事。”花玲和卡卡西摆手道别,继续朝着医院走去。

卡卡西看着花玲离去的背影,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要知道,昨天可是有所谓的忍者大人那么用力的咬了她的手臂,她却似乎没有把恨意倾泻到忍者这个身份上。

‘怎么都无所谓,快去执行任务吧。卡卡西,水门老师和永泽班长对你那么好,千万不能辜负他们的期待呀。’卡卡西内心对自己打气道。

犹豫了一会儿,卡卡西最后还是朝着医院的方向走去,顺路,只是顺路,说不定医院旁边也有训练场呢。

………………

………………

早上,永泽醒来洗漱完毕之后,还出去吃了个早餐,才慢悠悠的前往暗部。

要问为什么能这么悠闲,问就是任务已经即将完成,还是敌方老大亲自帮忙的。

经过暗部门口,似乎是他在草忍首领那里狠狠表现一番的消息传遍了暗部,连看门的两个暗部喊森下大人的时候都比平时要响亮。

桃助,这名字让我想起了不太好的记忆,给他单独申请一个s级任务算了,年轻人就该好好锻炼一下呀。”

带着愉快的心情,永泽很快就将木月要处理的文件都处理完了。

他这样做是一点负担都没有,草忍想要木叶陷入战争泥潭,然后实力大损。

而现在他与木叶绑定,木叶的繁荣与否和他的实力息息相关,草忍想要木叶衰败,那不就是想要他难受吗,那就是他的敌人呀。

给敌人捣乱,让敌人损失,他怎么会有心理负担。

要不是他有点实力,恐怕在那次取和平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