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回到过去当钓王 > 第405章 比赛众生相全文阅读

第405章 比赛众生相

从开杆鱼入护之后,张扬立刻进入了疯狂拿鱼状态。

怎么个疯狂法呢?

一钩正常的搓饵,一钩大号三角炮,双钩上饵完成之后,手腕一抖就抛进了窝点里。

连续四条鱼,都是在浮漂刚刚翻身,还没开始下行的过程中就被鱼接口吃死了,抢食顶漂肚的动作,非常夸张。

飞抄了几条鱼上来之后,张扬一看这架势,鱼情比自己的预期还要好很多呀,那还犹豫啥,直接进行进一步的优化微调。

就看到下一杆张扬直接把浮漂的漂座往下拉了三十公分左右,再次上饵抛竿。

浮漂座下拉三十公分,也就意味着张扬做钓的极限水层,从原本的钓底,变成了离底三十公分左右。

按照正常路子来说的话,钓鲤鱼出现这种高位接口,推漂钓个离底三十公分,已经算是非常给鱼情面子的操作了。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yeguoyuedu.com 安卓苹果均可。】

但是今天不一样,张扬推完漂试钓了一杆,结果依然是浮漂翻肚就给口。

刚才所谓的推漂动作,愣是对实际吃口鱼情没产生任何实质性影响。

我擦咧?难道说今天鱼,能打浮?

看到这种情况,张扬心底跃跃欲试起来。

鲫鱼打浮啥的,竞技比赛里很常见,但是谁要说钓鲤鱼也能打浮,多半会被普通钓友吐槽不懂鲤鱼基础习性。

但是任何习性,在鱼的密度面前,都不是一成不变的,鲤鱼如果鱼群密度太大,也是会起到非常高位置的,疯狂抢食之下,打浮也能钓。

要不然,试试?张扬心底滴咕了一句,再次把浮漂座下拉了半米。

经过两次推漂座,钓组双钩在水下的状态已经变成了钓离底八十公分的半水位置了,这次如果依然是翻身就接口,张扬就决定赌一把。

老话说富贵险中求,钓鱼也是一样,最近两天的经历,让张扬迫切需要释放一把积攒的负面情绪,畅快淋漓的钓一场鱼,可能就是最好的选择。

又是接口不动了,愣神的功夫,水下的鱼,直接把浮漂斜着拖走。

看到这,张扬果断在将鱼飞抄入护之后,再次下拉漂座。

这次下拉漂座,就不是一次三十公分五十公分的那种短距离试探了。

直接下拉一米。

原本目前做钓的位置,水深大概两米八九的样子,现在做钓的水深,只剩下一米出头。

这种情况下如果还能持续给口,那鱼情就完全满足打浮的要求,到时候,现有的飞抄钓法,可就不够用了。

重新调整后,张扬还是老办法进行了上饵,再次抛竿入水。

钓一米多点水深,果然水里的鱼接不住饵了,鱼层没有活动到那么高的水位,不等追上来呢,钓组跟鱼饵就落下去的。

散炮跟搓饵的重量,是比浮漂的调目的负载吃铅要大的,现在钓高位了,鱼接不住,浮漂自然就阴了下去,直接没入了水中。

张扬对这种情况是有提前预判的,早有心理准备,轻轻把钓组提起,下一杆,搓饵不上了,直接又换回了双钩大三角炮。

鱼层还不到那么高的位置,钓浮暂时接不上?没关系,只要鱼活性够,没鱼哥们就抽到有鱼!

今天这略带冒险的策略,哥们赌了!

就看到张扬,一杆接着一杆,犹如机器人似的,以非常高的效率疯狂抛竿持续散炮诱鱼。

连续十多杆之后,面前食盒里的满满一盆散炮见了底。

张扬也不墨迹,趁着抛出一杆浮漂正常行程的短暂时间里,张扬侧身端起装散炮的盆,捧了满满一盆散炮到食盒里,继续补充弹药。

接下来又是一通高频率抛竿。

大概又抽了二十几杆频率之后,鱼群被张扬给抽上来了。

就看到这边饵料刚刚入水,就有鱼从水下窜上来,在窝子中心区域水皮亮个相,然后迅速扎下去。

坐在岸边因为光线的关系还看不清楚,此刻如果钓位窝点正上方有无人机从空中视角俯瞰的话,可以看到,张扬的窝子里,此刻已经黑压压一大群的鲤鱼,距离突破临界点所有鱼都浮到到水皮抢食,只差最后那么临门一脚了。

看到零星的鱼上来,张扬知道鱼群聚集差不多了,再次换回搓饵。

这下好了,钓组入水,浮漂翻身,在十目左右的位置,噗的一个利索大顿口。

提竿刺鱼,一条大鲤鱼只用了之前钓底时候一半不到的时间,就被张扬给顶出水面,直接飞抄入护。

张扬利索的把鱼钩摘下来之后,很反常的没有第一时间上饵抛竿继续下一步,而是先抓着鱼护口把鱼翻兜入护,随后果断的从身后主线盒里,取出了一副新的主线。

主线的线盘标签上写着五号大线,长度3.4米,吃铅4.3g。

对,你没看错,就是3.4米的总长度,全新的鱼线,除了赛前准备的时候概略调漂下水一次之外,一条鱼都没钓过。八字环位置,连鱼钩都没有绑。

五号大线,对黑坑鲤鱼来说,基本上用到头了,三米四的长度,更是看起来不伦不类。

张扬目前用的是三米九的杆子,12.5H硬度,飞抄个两三斤的鲤鱼,毫无压力,偶尔中双尾,只要稍微控下鱼,回鱼也会比较顺畅。

但是这些对目前的鱼情来说,已经不够用了,既然有打浮的机会,张扬决定要玩就玩狠的,直接把效率彻底拉满。

就看到找出五号线之后,张扬将自己的12.5H钓竿转身插在了鱼竿包上,随后从包里取出了一支没有涂装的素材杆子。

这支杆子也是3.9米的尺寸,不过竿尖子先径比刚才的12.5H还要粗一个号,都赶得上普通黑坑杆二节了。

如果用正常的黑坑杆硬度来划分的话,这杆子估计都要奔15H去了,拿在手里梆硬,抖起来完全不打弯儿的那种。

就看到张扬手脚麻利的把新杆子挂上鱼线,插上漂,接下来打开另一个子线盒,从里面取出了提前准备好的大钩。

3.5号子线,绑的五号新关东。

麻熘的组装好钓组跟浮漂,张扬随手将钓组丢进了水里。同时,他从钓位上起身,打开钓箱盖子,从里面取出一根明显加粗的飞磕挡针,外加一支改装过的袋鼠皮矶钓手套。

挡针卡在黑坑护的金属卡扣上,飞磕的准备工作就完成了。

换好了装备的张扬,随手抓了一点散炮丢进了窝子里,随后一钩大三角炮,一钩搓饵,再次抛进了窝点当中。

到了现在这个鱼情状态下,3.0的子线跟3.5的子线,其实已经没有任何的区别了。

浮漂入水,迅速翻身,立马就跟了一个夸张的大顿口。

噗噗,张口就是两目多的动作幅度。

张扬提竿刺鱼,利用杆子夸张的腰力,直接把大鲤鱼给顶了出来。

这次抓口提竿,几乎没有熘鱼控鱼的过程,完全靠杆子的腰力以及线组的强度,硬碰硬的跟大鲤子对抗。

等鱼出水飞过来了,张扬戴了手套的左手,顺势虚握子线卸掉飞行的惯性,把大线往持杆的右手一揽,右手的小拇指正好勾住大线。

经过这么一通操作,鱼的重量,就从部分抓线的左手,完全转移到了大线跟杆子腰力上去了,左手揽着子线瞄准挡针,轻轻的一搭,然后往下一压。

噗通一声,飞抄极限速度也要十秒八秒才能完成的刺鱼入护技术动作,换成飞磕之后,在张扬手里也就三秒钟的功夫,直接摘钩入护了。

不要小瞧一条鱼回鱼省下来的五六秒时间,十条鱼就是一分钟,一百条鱼就是十分钟,如果一场大炮鱼钓下来,单单在回鱼上节省的时间就非常夸张。

不管是抛竿频率,还是投饵量,都是数量层级上的差距。

调整好飞磕的钓组跟装备之后,张扬的抄网直接放在了身后,暂时不需要使用了。

每次上饵,都是一钩搓饵逮口,一钩大号三角炮补窝聚鱼,中鱼就依靠杆子腰力薅出来,光速挡针卸鱼入护,效率直接拉满。

而这时候,距离比赛开始,也只过了51分钟而已,可以预见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都是张扬的疯狂搂鱼。

就在张扬这边彻底摸清了鱼情钓法渐入佳境的时候,抽到了N区11号的王岩,就不是运气太好了。

南岸作为上风口,虽然背对着太阳有观漂上的优势,但是鱼口明显比北岸要差一个档次。

小哥开钓前还憋了一肚子劲头儿想要搞点事情出来,但是开钓频率一直没停,结果鱼情却不算太好。

前二十分钟,左右邻居钓友啥的,都陆续抢了一点新鱼,王岩这家伙知道经营好窝子,靠鱼诱鱼持续发力的道理,所以没有急着抢新鱼。

结果开钓快到一个小时这个节点的时候,他尝试性的换搓饵钓了几杆。

陆续也有鱼吃口,但是窝子里的密度,明显要远远低于预期,更让王岩有点忐忑的,是窝子开始上老鱼了,钓上来的新鱼只有零星几条。

玩黑坑久的钓手都知道一个道理,新入坑的新鱼跟原塘里的老鱼,前一两天是不会混到一起去的,以王岩目前的情况分析,多半就是新鱼没有,只有老鱼在周围窝子里晃悠。

这种情况下,对钓手的决策要求就比较高了。

是稳住窝子,先钓点老鱼搞个保底鱼获?还是继续经营窝子,把鱼留在水下窝点周围,持续性的发窝聚鱼,不破不立后来居上呢?

换成刚入门黑坑时候的王岩,百分之百会选择趁着有口,先把鱼抢一部分保底,但是现在的王岩,果断选择了第二个方案。

继续经营窝子,把鱼都留在窝点里,利用鱼诱鱼的特性,后期发力!

说完了王岩,不得不提另外一一个人。

宫文远。

老宫同志运气远比张扬小队这帮人要好不少,抽签的时候,随便一点屏幕按钮,就抽了个西北角附近的钓位。

原本宫文远玩黑坑就有点东西,技术上虽然算不上多牛叉,但基本功肯定是及格的,现在抽到了下风口鱼群密集的钓位,又拿到了张扬他们给准备的加料版黄色风暴饵料,这下如虎添翼,鱼情暴躁的有点怀疑人生。

可能有人看到这开始好奇了,老宫这边鱼情暴躁到啥程度呢?

这么说吧,从开杆象征性的打了一点窝子,双钩挂饵入水开始,一直到比赛开始一个小时,宫文远根本就没找到底。

老宫双钩正常搓饵,窝子用手捏成小团手抛做钓,浮漂入水刚刚翻身绷紧水线部分,接着就是噗噗的连续下顿动作。

提竿就是双尾,再提竿,还是双尾,连续五个双尾之后,宫文远有点崩溃了。

钓鲫鱼的时候,抓双尾可以有效的提升做钓效率,但是钓黑坑鲤鱼,频繁双尾却不是啥好事儿。

哪怕张扬用到了5+3.5的暴力配置,在逮口的时候依然尽可能的避免钓到双尾鲤鱼。

鲤鱼个头大,随便一条都要两斤半左右,生口鱼活性高力气大,水又深,回鱼的难度比单尾要高一个档次。

如果宫文远这种大炮爆连鱼情经验丰富的话,可以学着张扬的样子,在上饵手法上进行调整,比如说一钩大号三角炮补窝诱鱼,一钩正常搓饵逮口。

三角炮个头大,到达做钓水层的时候,还有大半没有化完,鲤鱼很难一口吸入,所以只能吃下钩的搓饵。这样简单的操作,就可以最大程度上避免双尾。

而宫文远呢?习惯了在静海花园钓鱼用手抛窝补窝子,双钩只能是搓饵,逮口上再稳一点,自然频繁中双尾了。

在综合所有情况下,宫文远的开钓前期,并不算太过顺利。

双尾中鱼,稍不留神子线就会噼叉切钩跑掉一条,有时候运气差,甚至两条鱼一条都拿不上来,频繁的更换子线浪费了不少时间,刚刚换好的子线,可能下一杆又切了,可以说手忙脚乱。

开钓2.5号子线扛不住,换到3.0号,3.0子线还是切,又换到3.5,这才马马虎虎抗住了双尾大鲤鱼的压力。

不过新的问题又产生了,为了尽可能的降低回鱼时间,老宫上顶杆子的幅度有点大。

原以为稍微用点力就能把鱼拉到抄网里,突然听到喀察一声脆响。

爆杆了!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