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锦鲤系统超旺夫 > 第460章 无忧不见了!姜箬瑜发狂全文阅读

第460章 无忧不见了!姜箬瑜发狂

“算了,对上就对上吧,你自己小心就是了。”姜箬瑜不想多说什么。

姜小蔓也没有逼问。

姜箬瑜待了没多久,就忽然很想女儿,便回去了。

路上她格外的不安,一路催着车夫快点,再快点。

好不容易到了王府,回到栖霞苑却得知女儿被老王妃抱走了,至于起了哪里不知道。

寿安堂里,根本就没有人!

姜箬瑜都快急的发疯了!

这个时候柳姨娘出现了,她小心翼翼的告诉了姜箬瑜:“我没看见老王妃去了哪里,可是我知道张公子去了哪里,也许对你会有帮助。”

在王府里,柳姨娘哪怕有左梁王护着,日子也是不好过的。

想想就知道了,老王妃连出身侯府的姜箬瑜都看不上,更何况是一个民女了?

哪怕害死了柳姨娘没出世的孩子,也没有一丁点的后悔,反而觉得就是因为柳姨娘挑拨,才导致了她和左梁王之间母子的关系,越发的紧绷了起来。

“谢了。”姜箬瑜认真的道歉。

她来不及去思考其他什么任何的可能性,就急忙去了张家在京城的别院。

院子有些偏远,姜箬瑜骑马走了小半个时辰才到的。

到了之后,大门紧闭。

姜箬瑜下马,后面的春荷夏橘也都骑马赶来。

“王妃。”

“跳进去。”

“好。”

如果有人路过,就能看见三个看起来娇滴滴的弱女子,却是手脚利索的跳上了墙头,又跳了下去。

其实,除了安平侯府的人,几乎没有人知道,姜箬瑜是会一些拳脚功夫的。

就连她的两个贴身婢女,也都是有功夫在身的。

这是当初安平侯极力要求的,也是唯一一件违拗安平侯夫人的意思,也要做的事情。

就是安平侯担心女儿遇到危险的时候,一点自保能力都没有,才极力坚持的。

其实,安平侯很爱姜箬瑜,很爱这个女儿。

主仆三个人轻飘的落地之后,立刻寻找了起来。

到底是少有人住的房子,所以处处透露出枯败的色彩来。

很快,她们就找到了一处屋子。

从跳墙进来,一直没有看见一个下人。

“少爷,这么做怕是不太好吧?”

听声音,是张重锦的书童小木头。

张重锦不屑冷哼:“怕什么,只要你不说,谁会知道啊?”

“可,可是……”

小木头有些害怕,更多的是不舍。

这还是个这么大点的小孩子啊。

张重锦高声呵斥:“你给我闭嘴!”

这件事神不知鬼不觉的做下了,就不会有人怀疑到他的头上,到时候……

“呜呜~”

小孩子的哭声,在寂静的院子里,格外的响亮。

“是无忧!”

姜箬瑜确定之后,再也没有任何的犹豫就闯了进去。

谁知道破门之声惊吓到了张重锦,本就在做心虚的事情,被吓到之后,手中的精巧的小烙铁就一送……

“哇!!!”

小无忧顿时发出凄厉的哭喊声。小小的人儿,哭的脑袋都是通红的,都快抽搐起来了。

“无忧!”

姜箬瑜目次欲裂,飞快的冲了过去。

可是那烙铁,已经砸在了无忧的身上,哪怕隔着一层小衣服,也……

“你,你怎么来了?”张重锦惊呆了。

怎么办,怎么办?

“哇哇哇!”

小小的人儿,豆大的眼泪不停地流出,姜箬瑜心都要碎了,她小心翼翼的掀开了布料,只见孩子白嫩嫩的肚皮上,被烫红了一大片,而上面……

“啊!!”

姜箬瑜陡然只见怒气冲天,她极力的克制自己的怒火,含着泪对夏橘说:“你抱着无忧,赶紧去找太医!”

“是。”

夏橘心细,这个时候再合适不过了。

她抹了一把眼泪,小心翼翼的抱起哀嚎不止的小孩子,急忙跑开了。

春荷几乎咬碎了一口牙:“王妃,让我杀了这两个杂种!”

“你敢!”

张重锦哆嗦的喊了一声,色厉内荏:“你要是敢伤我,我姑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你姑姑?那也得你有命见到她!”姜箬瑜大喝一声,“春荷,制住他!”

“是!”

姜箬瑜捡起地上的那块烙铁,一步步,慢慢的走向了张重锦。

小木头立刻跪下了:“王妃,王妃三思啊!”

他也是为了王妃好。

事已至此,什么都于事无补了。

要是王妃直接杀了公子的话,那老王妃那里,是绝对没法交代的了啊。

“三思?”

姜箬瑜觉得,自己要是再三思的话,可以直接改名叫三思了!

“啊!”

皮肉,糊了的味道很快就飘了出来。

张重锦凄厉的惨叫,拼命的挣扎,可是无论怎么挣扎,都挣脱不开。

春荷,竟然是力气大到出奇。

姜箬瑜眼里没有了光,也没有了笑,只剩下无尽的冰冷和白茫茫的一片。

她在张重锦的整张脸上,烙下了无数个烙铁,对方早就惨叫连连,甚至晕死过几次去了。

这般大的动静,引起了周围邻居的注意。

正当周围邻居想要进来看看的时候,风尘仆仆的左梁王赶到了。

他命令手下守住门口,自己则是快步往里面赶。

“啊啊!!!”

一声凄惨不似人声的喊叫声之后,姜箬瑜脸色淡然的推开门,走了出来。

在看见站在院子里的左梁王的时候,并不意外。

柳姨娘怎么会不通知左梁王呢?

两人擦肩而过的一瞬间,左梁王喊住了她:“为什么不能等我来?”

她知不知道,这样做的话,会让她和母亲的关系更加的糟糕?

从而也会让他和她的关系,也越发的……

“等你?你是谁,我凭什么要等你?”姜箬瑜冷笑,脚步不停,就一直往外走。

跟在后面的春荷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左梁王,骂了一声:“人渣。”就跟着跑了出去。

左梁王皱眉。

自己怎么就成了人渣了?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他必须为姜箬瑜善后了,要不然母亲那里根本就没有办法交代了。

可是当左梁王推开门,看见眼前的一幕的时候,他知道,这件事是绝对不能善了了。

不是母亲会不依不饶,而是……

姜箬瑜绝对不会放过张重锦了。

“王,王爷,这,这怎么办啊?”小木头吓得满头大汗,浑身哆嗦。

少爷成了这个样子,他怎么和家主交代?

他,还能活吗?

左梁王浑身冰冷:“你们做了什么?”

如非罪大恶极之事,又怎么会将一向淡然的姜箬瑜惹到这个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