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蜀臣 > 第479章、惆怅全文阅读

第479章、惆怅

秋收之前田亩被毁、牛羊被夺,对黎庶的生计是毁灭性的打击。

而对于受命守御陇东的胡遵而言,则是各县邸阁或会陷入存粮告急的危机以及汉军即将来攻坚的预警。

已然官居平西将军的他,并不匮乏对军争调度的居安思危。

譬如,素以仁义著称逆蜀竟然做出如此恶劣的行径,在他眼里乃是疤璞的攻坚计策。

因为只要他将这些羌胡部落与汉家黎庶皆庇护在城池内,城池内的秩序必然会变得混乱,甚至诱发冲突加大戍守将士的压力;更重要的是这些人会将守军的存粮急速消耗殆尽。

届时,彼疤璞只需在秋收后督兵临城困守数月,城内就会因为粮秣耗尽而不攻自破了。

故而,他很快便做出了决定。

乃是对这些流离失所的人们声称,城内无有多余的粮秣与房屋供他们熬过秋冬,唯有关中方有能力救济,让他们自发南下寻活路。

而他会提前遣僚佐知会沿途县城或戍围,让他们不会被当成刘民而阻拦或看押等。

对此,汉家黎庶的反应还好些。

虽然他们知道南下以后,举家将会沦为魏国的屯田客。

但在饿死冻毙的面前,他们没有了更好的选择。

但那些羌胡部落的反对便颇为激烈。

习惯了无拘无束的他们,知道如果入了关中后定会被魏国编户落籍、从此背负上魏国沉重的赋税与徭役的!

更莫说魏国并没有庇护他们。

对,胡遵回绝了遣兵前去月支城为他们讨回公道的请求,完全罔顾了他们之前遣族众北上,从苦水河谷将其接回来的情义!

亦是说,这些羌胡部落觉得安定胡家的信誉已然不足信赖了。

其实,胡遵亦是实属无奈。

逆蜀西凉铁骑就在城外蛰伏,他遣兵出城岂不是送死?

哪怕这些羌胡部落信誓旦旦的声称,以他们的族众加上魏国的步卒,足以令西凉铁骑寻不到伏击的机会。

对此,胡遵嗤之以鼻。

彼等若是能对抗西凉铁骑,为何还如丧家之犬般被撵来求救!

无奈之下,他唯有以守城有责不能出战为理由,驳回了羌胡部落的请求;且为了让他们南下关中,不惜撕开颜面以言威胁,声称雍凉都督司马懿即将遣乌桓突骑前来陇东戍守,如若他们再不南下,恐将会被当成流民或乱民依律处置了。

这样的做法自然无法服众。

少数部落依言南下了,近半部落则是寻个隐蔽的河谷山坳让妇孺藏身,然后化作了马贼四处劫掠,目标不仅是有仇的月支城一带,亦涵盖了魏国陇东各县。

令人诧异的是,竟有一小部分部落西去朝那县寻求汉军收留。

或许,是作为魏国附庸的他们觉得,比起汉军的攻伐,魏国的背叛更难以接受罢。

抑或者说,他们是遵从了依附强者的生存本能:坐拥天下富庶之地的魏国,竟然被汉军攻打到无有反手之力,亦不足以庇护他们了。

此等鄙夷之心,胡遵自是不知的。

当所有羌胡部落与汉家黎庶皆离去的他,亦终于化解了守城的危机,乃将此事始末细细录于书送去关中禀与司马懿,且声称他可坚守城池无忧,无需再遣乌桓突骑前来陇东了。

盖因城外村邑已无存。

不管汉军的西凉铁骑是否继续逗留,对城池都无有威胁。

而屯兵在谷口的护军薛悌,在得悉西凉铁骑侵扰陇东的时候,便已然督军北上,也正好接应到了那些沿着泾水河谷南下的羌胡部落与汉军黎庶。

故而亦作了书信与司马懿。

乃是声称他会将兵护这些黎庶归左冯翊安置,让司马懿无需担忧催生流民扰乱后方等事。

西红柿小说

且同样劝说司马懿不可让乌桓突骑分兵去陇东,以免疤璞此举乃是调虎离山,以侵扰陇东让魏国分兵,令关中防线出现漏洞。

毕竟彼逆蜀在阳城附近,仍有骁骑将军赵广部的五千骑呢!

司马懿得了胡遵与薛悌的书信后,没有什么置喙之处。

胡薛二人能预计之事,以他之智不难看破,且他本来就没有遣乌桓突骑北上的意图。

倾国之役,不必计较这种小打小闹的得失。

处于守势的魏国,更不能犯了“小不忍”而乱了各部防线的部署。

而且,知道雒阳曹叡“先破贼吴后御逆蜀”战略的他,如今也正在等着淮南战事的结果,看日后雒阳中军能否有入关中助战的能力,再决定是否要更改御蜀之策。

对,淮南战线已然剑拔弩张、一触即发了!

却说,江东自去岁遣使入汉,约定两国同时北伐后,孙权便早早督促各部做好了准备,于今岁夏五月江水略微见涨时,便誓师往寿春进军。

待到夏六月时,大都督陆逊已然部署各部将寿春城围困了起来。

这次孙权同样没有亲自督兵临阵。

而是转去了江北的庐江郡,声称将亲自忙碌秋收为各部将士保障粮秣。

算是激励士气的手段以及有了自知之明罢。

然而,上苍并没有眷顾于他。

当陆逊督军至寿春城下、他才赶到庐江郡之时,镇守在荆南的诸葛瑾与吕岱便作了书信来。

并非是魏国在荆襄战线有了动作。

而是潘浚病故了。

这是江东上下皆有所预料的事。

自从前番潘浚督兵入荆山掳掠蛮夷充实人口、被魏国夏侯献与牵弘督领乌桓突骑击败,万余将士仅剩两千人归来后,他便常郁郁寡欢、疾病频发了。

但他在这个时间病故,还是令孙权很惆怅。

不止是对吴国自此少了一位重臣的感伤,更是担忧着荆南的安稳。

于襄樊之战时依靠背弃盟约夺得的荆南之地,不管是士庶还是蛮夷部落,都对吴国怀有不臣之心。哪怕夷陵之战后汉吴二国已共盟,亦无法阻止郡县叛乱或蛮夷反叛。

而出身荆南的潘浚,就是他赖以安靖荆南郡县之人。

正值他以举国之兵攻伐淮南之际,潘浚的亡故恐会诱发一些有心人作乱。

尤其是潘浚丧损在荆山的将士,绝大部分都是荆南世家豪族的部曲,而如今攻打淮南乃是吴地世家受益........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